歐霸,我在演韓劇嗎?part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知道有妳!」歐霸說,他笑得好開心,開心到當下的我覺得

我跟你有這麼熟嗎…….

「事實上我剛剛才決定要去的。」我說,尷尬不已

但他卻很開心,像個小孩一樣,在一旁的我都能清楚感受到他的愉悅

 

出校門前向警衛登記了證件後,我和Renee一起走在前面

我們一行人是五個韓國男生,加上四個台灣女生

 

「빨리빨리!!」快點快點!

Renee和我們問了快一點的韓文要怎麼說,隨後大聲的對後頭慢吞吞的他們叫著。

 

突然她轉過頭來問我:「上海不跟妳一起來嗎?」

「他旁邊有女生。」我說,皺著眉頭。

Abby接著問:「是金色頭髮的那個韓國女生嗎?我們上次也以為那是他女朋友。」

嗯?上海的女朋友?

她繼續說:「結果他說那是她一個很好朋友的妹妹,一起來的。」

「所以他 一直很照顧她。」

原來是這樣?

可是那個女生一定是喜歡上海的吧?

我的心不自覺得揪了一下,其實我一直都還是很在意。

上海是一個非常會壓抑自己的人,他比較好面子,其實也是非常細膩的人。

 

「可是我看到很多女生都跟他一起玩呀?」我說,其實已經沒有那麼生氣了

「嗯,因為上海真的蠻帥的吧..」Renee說的話,讓大家都頻頻點頭。

她搭起我的肩,好奇地問:「所以,妳喜歡上海嗎?」

「……..」我無言,回:「不喜歡。」

「真的?大家都以為妳們在一起耶!」她驚呼不已,覺得怎麼可能

「到底是誰在說?」

超煩的,到底是誰..

「韓國人啊!我室友也問我,Amber是不是跟上海單獨約會?」

 

韓國人真的是沒有秘密!!!!!

「可是我們只是吃飯而已啊!」無語問蒼天,沒的也被說成有的!

「那馬克跟上海你比較喜歡哪個?」她似乎得不到她滿意的答案,逼問我

「我……….」

 

 

「Speak ENGLISH!!!!」說英文!!!!

歐霸突然大聲插話近來,從我們背後輕輕推了我們兩個的頭

當我們轉過去看他時,他馬上說:「ok!Get a rule. Don’t speak own country’s language!」

設一個規則,不能說自己國家的語言!

「From now, Start!」從現在開始!

 

好吧,既然這樣說了,就只能說英文了

打斷了Renee逼問的話題,彷彿得到了重生卡片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我對他們的感覺是不是喜歡?

 

 

我們不是坐計程車去,因為在菲律賓有一種特有的交通工具

叫做Jeepney(吉普尼)

他是一個沒有門,沒有擋風窗戶,只是開了長條形的窗戶洞的小巴士

因為價格便宜,所以取代了當地的公車

接上滿街跑的Jeepney,五顏六色的,每一台都有自己的風格與特色

但危險的是,不適合單獨乘坐,因為當地居民多,怕財務等等被偷

所以連菲律賓當地人都不會在Jeepney滑手機

特別的是,下車時沒有下車鈴,也沒有投幣口

當你要下車時時必須要用手敲敲車頂,表示要下車,並請車內的人幫忙傳遞你的車費到前面給司機

聽起來很酷,可是是因為我們一群人很大陣仗,我們才敢搭

不然其實我們平常也是坐計程車居多

 

那個酒吧離學校不遠,走路大概是二十分鐘的距離

下班時間人潮很多,大部份的人都在那邊用餐

開放式的熱帶風情,刺眼的黃色燈光閃著有時變成白色

 

我們因為一行人外地人面孔,很快地就有人來招呼我們入座。

天色漸黑,吵雜的聲音讓我不自覺皺眉

這不是我想像中的酒吧!!

 

長桌上的分配就像平常聯誼一樣,男女交叉的梅花坐

不曉得為什麼,韓國人似乎很熟悉這樣的氣氛跟場景了

 

身為這裡最年長的歐霸,也是在場和我比較有交集過的人

他自然地坐在我左邊的位置,那是主位,可以面對全部的人

 

但是剛開始的他,卻一直和坐在我對面的Abby說話聊天

那是故意的,當韓國男生有鎖定目標後,他們會故意裝作對其他女生比較有興趣

然後冷落目標,讓自己的目標注視著他和其他女生的互動

用意是,畢竟已經故意坐在妳的旁邊了,但他們會讓他的目標有點不開心

接下來男生再回來跟被冷落的目標攀談,通常就很容易中獎了

 

跟歐霸交往後,我才知道這件事情,才知道我當時根本跳入一個局

搞屁啊!真的太心機了!

 

 

但是我的右手邊坐了一個當時全校最帥的韓國男生—Jess

他的帥是所有老師都瘋狂的,極致的單眼皮,非常白皙的肌膚

目測大約是187的身材,比歐霸高一點,雖然偏瘦但卻勻稱

他總是穿著全白套裝在學校裡穿梭,偶爾會帶著一頂米色的帽子

但是他和學校裡面一位和我很要好的日本女孩也曖昧得沸沸揚揚

 

「我覺得......Amber長得很像一個韓國明星。」

歐霸說,突然開啟了一個話題

此話一說,變得大家都看著我,真的是超級尷尬

我連忙說:「喔,真的嗎?老明星?」

「no no no,是很有名的明星,很漂亮,」

他說出一個韓文名字我聽不懂,可是卻看見旁邊的Jess低頭下去搜尋著圖片

這是把妹的新招嗎?

當我這麼想時,他亮出手機給大家看

 

圖片一出來,三個台灣女生也靠過來湊著Jess的手機

「哪有像~~」我說,不自覺脫口而出大聲的中文

「Chinese!drink!」中文!喝酒!

 

靠!我中計了。

 

 

在菲律賓的酒是非常便宜的

韓國人的飲酒文化想必大家也知道很多

基本上他們很會喝,因為三餐都喝,所以對於他們來說,這點小酒不算什麼

歐霸負責調酒,把每杯威士忌跟可樂融合

他邊倒著,一邊對我笑著

 

可惡。

 

 

遊戲開始,是一種類似團康的遊戲

韓國人在每次喝酒時,我們都會唱歌助興

也因為我之前和馬克他們一起玩過的關係,所以我不用重新教學

這樣的遊戲也能讓喝酒這件事情變得有趣了起來,不那麼只是舉杯乾杯而已

有點像是台灣人在炒熱起哄氣氛時會說:「親一下!親一下!」或是「醜一醜一醜一!」那樣的功能

 

我記得我輸得最慘的是一個大家都會知道的,節奏遊戲

有點像是台灣的給我一個tempo的遊戲,只是是韓文跟英文版的

上一家說對方的名字並說要打幾次節奏

跟不上節拍的人就要喝酒

 

「Amber 4!」歐霸賊賊地笑著,他拍著節奏看著我,叫出我的名字

「Amber!Amber!Am……..!」

 

就在我不停地死在Amber4的狀況之下,我才發現一件事情

當大家都想害妳時,不管怎麼樣妳都會輸

所以我輸了,一杯又一杯

 

 

「妳……」Renee想要問我話,但只是說了一個字,卻被韓國人一陣大聲的喉!!的聲音阻止

「Chinese!drink!drink!!」中文!喝酒!喝酒

好可怕。

 

 

 

「記得我們不是第一次說話了,Amber。」歐霸一邊倒著大家喝光的酒杯,一邊對我說了第一句話

在大家各自聊天的時候,我聽見他叫我的名字

我的眼睛對上他,他好像抓到機會一樣,又說:「妳和上海的事情,我都知道。」

「Why?」

見鬼了,真的是大家都知道了

「我和他很親近。」他說,輕笑了一下,像是本來就預測到我的驚訝

又不忘補充:「常常一起聊天。」

「…….」

 

 

我想我要開始習慣,這間學校到底還有誰還不知道這些事?

「妳什麼時候回國?」換個話題,他笑著問我。

「下下週,因為我媽媽要來找我玩,所以我會晚點才回台灣。」

這是我跟媽媽的計畫,當我結束課業時,她自己飛來菲律賓跟我會合,一起去別的小島度假。

「哇,真棒!因為我要回國考多益考試,所以下週五會提早回去了…..」

發自內心地,他覺得我的計劃很棒

「 果然是第一名!」

但也發自內心地,當時我覺得他跟我天差地遠

 

「因為我在澳洲當英文老師。」他說,不帶驕傲地,他悄悄拿起酒杯地敲了我的杯子

「哇!難怪!」原來我遇到一個英文老師呀!

這樣我的詭異文法不是超級丟臉嗎!天啊

「但妳說的英文,也不像是妳的等級,說得很快很自然。」

因為我在學校的階級不是很高的關係,大家都很常這麼對我說

我能夠面對一個外國人自如的談話,但是面對課本時卻總是戰敗

這也是我對於英文的學習上最大的問題點

 

但我都有注意,歐霸他說話的時候,一直一直看著我的眼睛。

我說話的時候,他也一直一直仔細的在聽。

「 我只是愛說話而已,大家都這麼說。」我笑著由衷感謝他的稱讚

即使有可能是客套話,但也覺得被第一名稱讚感覺到滿足

 

「Will you go to Comtes tomorrow?」妳明天要去comtes?

歐霸問我,帶著小小的羨慕驚呼。

 

Comotes是一座非常遙遠的小島,在那裡的風光是普通觀光人不會去的地方

因為路途遙遠,跟當地居民過著非常原始的生活的關係

所以在那裡有很多很多千年的洞穴,以及原生的美麗海岸

我們這個週末決定要去到那裡,享受一下最後一個週末的旅行

 

「Yap,don't tell me he told you about that.」對啊,別告訴我上海都告訴你了吧?

我真的嚇到了,我到底還有什麼事情他不知道?

 

「both you and Mark.」包括你和馬克的事。

他說,說得語氣就像是這件事情很普通一樣的悠哉

 

「…….Fine.」沒…沒關係。

「I think that is not a big news now.」我想這已經不是太大的新聞了。

 

我說,輕嘆一口氣。

他看我嘆氣,又敲了我的杯子一次

 

幫我倒著酒,他慢慢地說:「上海跟大家說,他想認識妳,從第一週就開始說了。」

見我沒有太大的反應,歐霸無顧忌地繼續說:「可是馬克比他早做了,他生氣了。」

說完後他笑了,輕輕地,就像是在講故事一樣

 

「但是今天他放棄了。」他說,那句話他說得很快

雖然我聽得懂,可是當下有點醉意的我不太能明白他的意思

 

微醺的場景讓刺眼的燈轉黃

我看著歐霸的視線也不再有防備,變得柔和了

 

 

「Don't you think that I am a stupid girl?」你不覺得我是個笨女生嗎?

我問,自動舉杯敲他的杯子

他笑著看我的動作,馬上喝乾杯內的酒的他又倒著酒

淡淡地,他說:「No, you are smart, Amber.」不,你是個聰明的女孩。

聽完他的回答,我完全不解他的意思

才剛倒滿酒,我又再度喝光,順勢軟軟地趴在桌子上,用著兩隻眼睛看著歐霸

 

「It's not your problem.Amber.」不是妳的問題。

歐霸說:「Just too young.」只是太年輕。

我不太懂他的意思,繼續這麼直啾啾地看著他

 

「He can't understand why you send a message to Mark. 」他不能明白為什麼你要傳訊息給馬克。

他說,像是在為我解答,那時的他,感覺上是不帶有任何感情的

「it's a misunderstanding!I don't mean that!」那是誤會!不是我的意思。

我生氣地說著,真的是個誤會!

 

「but he can't accept!」但是他不能接受。

他又說:「about woman , he is petty.」關於女人,他是小氣的。

「petty?」小氣的?

這個單字我不懂,我重複地再問了一次,要他解釋。

「narrow minded. Small eyes.」心胸狹窄,小眼睛。

 

說完,歐霸笑了,笑得很快,又敲了我的杯子,意識要我坐起來。

「..but I'm not his girlfriend!」但是我不是他的女朋友!

我說著,喝完歐霸倒給我的酒

可惡,這杯有夠濃

「you already hold hands with him.」妳已經和他牽手了。

他說,像是說到關鍵字一樣,又把倒滿的酒杯推給我。

 

「ok,but I don't think i's a good reason. 」但是我不認為這是個好的理由!

傻眼,所以你們認為,牽手就是你的嗎?

但是很多時候都是他們強迫我牽的手

我不否認喜歡的感覺,但是也沒有到那種我真的屬於你的程度吧?

 

「hahahaha!me too, but he is too young!so he will think that,his girl love other guys.」

哈哈!我也認為。但上海太年輕了,所以會覺得他的女人愛上其他的男人。

 

歐霸笑著,吃著桌上的零食,餘光順便觀察了旁邊的人

 

太年輕嗎?

恍然大悟的我點點頭,好吧,就這樣吧!

反正我跟上海現在的狀況,真的什麼也不可能了。

 

我和歐霸說了我要去外面的廁所後,試圖想站起身卻站不穩

好像是酒精奏效了,雖然我的心思很清醒,但是卻沒辦法穩住身體

 

歐霸起身,扶著我走到外面,小心翼翼地,不讓我跌倒

並在門口等著我出來,順便抽菸

等到我出來後,看見站在門口的他的背影,配著煙圈

他看見我出來後連忙熄掉菸,洗了手

 

外面只有我們兩個。

我呼吸著酒吧外面的空氣想透透氣清醒一點,但卻被歐霸的聲音吸引過去

 

 

「Amber,May I ask you a question?」Amber,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一聽到這個問題,我看著他,口氣不是太好的問:「What?about Mark? Or he??」

什麼?關於馬克還是上海?

 

「NO,ha ha!」不是,哈哈!

他笑著我的敏感,卻突然靠近我

看著他走進,我不自覺地後退卻因為沒辦法站穩而差點跌倒

但他只是一個箭步抓住了我的手肘

 

 

「I want to recommend myself.」我想推薦我自己。

歐霸說,態度突然變得很認真

他依然抓著我的手肘,雖然我已經站直了

但是他的力氣非常輕,就像是握著一樣

 

「What's your mean?」什麼意思?

什麼?你現在是什麼意思?

瞪大眼睛的我幾乎快要不敢去想接下來他會說的話。

 

 

「I like you, When I saw you first time.」我喜歡你,從我第一次看到妳。

他一說完,我馬上拍掉他握著我的手

「What?」什麼?

近乎崩潰了,我大聲說:「are you serious?」你是認真的?

「yes.」對。

 

他笑,笑了好久好久好久。

 

你你你你知道我來到這裡一個月,這句話已經被你們韓國人說爛了嗎?

你已經是第三個人這樣對我說耶!

你們是不是有什麼劇本啊?

快點給我看啊!我來演啦!怕你唷!

 

 

「How do you think about me?am I your type?」你覺得我怎麼樣?我是你喜歡的類型嗎?

他好像看見我的內心戲,帶著笑容突然伸出手把我因為太激動而掉下來的瀏海撥到我的耳後。

你你你你不要碰我的耳朵!

 

「ah.....typical ...Korean.」痾.....典型的..韓國人。

其實我也不敢相信我當時說什麼,摸著耳朵,臉直發紅。

 

Typical 形容詞

1.表現特徵的,特有的;獨特的

2.典型的,有代表性的

3.象徵性的

 

他又靠近我,問我:「Appearance?」外表?

像是在露出他最帥氣的一面,不斷的換著左臉側臉讓我看。

 

我噗哧的笑了出來,回答:「Typical.」

 

「My movement?」動作?

他又問著,露出他還算結實的手臂肌肉給我看

這個動作明明就是身材吧!!!

而且你的動作根本跟馬克和上海差不多嘛!只是你的節奏比較慢而已!

 

「Typical.」

一樣,就是典型的韓國人!

我白了他一眼

 

「Conversation?」說話?

他問,靠近我,眼睛閃爍星星一樣期待我的回答。

說話根本超油啊,所以就是經典的韓國人呀!

 

「The same. Typical.....」一樣,典型的。

到底!這個幼稚鬼!

 

「Typical..it's good?」典型的.....是好的嗎?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他問我,越來越近。

 

「this question also..Typical.」這個問題也是,典型的。

我說,笑著用手推開他靠近我的身體。

 

其實我覺得他這個人好好笑。

那種感覺,已經和以前對他的第一印象不一樣了。

 

他假裝難過的轉過身給我看背影,我笑著他明明這麼老了還這麼幼稚

頓時真心覺得,這個男人真的很有趣的我,便主動上前問他明天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渡假?

但他搖搖頭說他雖然很想,可是沒辦法,因為他約好了要去別的島嶼浮潛了...

 

最後還不忘補充說:「He will go together.」上海也會去。

「......」喔。實在很故意!

 

看著我又開始對他表示無言,他突然面對我

把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I will waiting for you.」我會等妳。

他說,眼神別於剛剛,是很認真很認真的

 

「what?」嗯?什麼?

沒聽清楚的我,瞇起眼睛疑問著

但卻看見他越來越近的臉

 

「I will waiting for you.」

他的臉一直這麼漸漸放大,直到他的大鼻子和我的鼻子碰到後,停了下來

 

 

 

「........typical.」我說,又再次把他推開

對於他各式各樣的招數,白眼已經翻到後腦勺

 

 

 

 

 

______________________以下是因為拖了太久所以特別大放送的後續劇情,感謝大家的陪伴,才讓我和歐霸的故事有繼續寫下去的意義~~希望大家看完了要記得留言感想唷~~

 

 

 

 

從很多地方來看,歐霸是一個思想很周到的人

個子很高大,動作很油,但是心思卻很細膩

 

歐霸,是一個很溫暖的人。

從他會願意聽我說上海的事情來看,就知道他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人。

我們說話的時候,他和我其實很像

就像是兩個想法節奏一樣的人在說話

我們沒有搭不上對方的時候。

 

因為我們都喜歡人和人之間互相去暸解對方的那個過程

那個過程,就是說話。

 

 

回到座位上後看著大家正在激烈奮戰著,而我和歐霸也加入戰局

雖然剛剛已經喝了好多的我頭還是昏昏的,但也不知不覺就這麼跟他們又玩了好多輪遊戲

只是因為剛剛和歐霸離席太久

被大家要求罰三杯純威士忌的我們硬是吞下肚後

在遊戲緊張的節奏中,以及啤酒與威士忌混酒洗禮下

我開始感受到非常非常不舒服的暈眩感。

 

我忘了我拍了誰的肩膀,皺著眉頭說著:「我不行了,我想回家~」

歐霸便跟大家說他先帶我回學校好了,看我這樣他說他不太想讓我繼續玩了

於是帶著我先烙跑的他也被同伴們逼著罰酒後,才終於把我帶離可怕的現場

 

 

韓國的男生似乎都有被訓練過幫女生開車門的習慣

他用左手擋住車門框,怕我撞到,一邊輕輕地把我扶進計程車內

 

「去哪裡?」我問,雖然喝醉了,但是我知道我還是一定可以保護自己

「我肚子餓了,吃Jollibee可以吧?」他摸著肚子,笑著

「哦。」

 

Jollibee是菲律賓必吃的素食餐廳,有點像是麥當勞,但是他的餐點更加本土化也更加多元

不管是本地人還是我們外國人都很愛去那邊用餐,因為很好吃,又是台灣沒有的店,又比麥當勞還要便宜

我們的學校附近剛好就有一家,大概是走路十五分鐘的距離

 

在計程車上,他伸出大手把我的頭壓向他的左肩,像是找到靠岸的船

他讓我靠在他的肩上,休息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雖然說是休息,但我閉不上眼,警覺性的保護自己的安全

我只是看著計程車行進的方向,就這麼乖乖地靠著他的肩

 

被人照顧一直都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看著他幫我開門,帶我坐下,問我要吃什麼

然後他去點餐,拿回來放了之後,再起身去拿餐具跟醬料

再走回來。

喝著可樂的他一臉滿足。

奇怪,阿你剛剛不是喝很多可樂加威士忌了嗎

 

「其實妳真的和我想得不太一樣。」他說,笑著,酒精讓他的臉頰紅紅的

 

「什麼?」我咬著漢堡,口齒不清地問

「我以為妳和普通女生一樣。」他伸出手把我嘴角黏著的包裝紙輕輕拿開,看著我因為喝酒而緩慢的進食動作,又說:「妳的個性不做作。」

隨後我看著他拿起他的餐點,拆開了包裝,面對我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是熱狗堡。

 

「什麼意思?」我問,喝了一口柳橙汽水

「大笑就是大笑,不認輸就是不認輸。」他說,隨後並覺得自己的見解非常完美地露出白白地牙齒,又對我笑了。

笑完,又吃了一口熱狗堡。

 

「可是我會輸都是因為你們害我...」我默默說完

他竟哈哈大笑地說我真的是太可愛了

到底,哪裡可愛?

 

「我突然發現為什麼上海總是說,後悔了。」他說,突然地

「....?」

 

 

「妳要記得,我對妳說過的話。」

我記得。

只是我裝死,藉酒裝死。

 

逃避技術被韓國人訓練到一流的我,馬上又開啟了新的話題

「嘿,我們現在回去真的沒問題嗎?」

 

看著手錶上的時間,離門禁的時間早就已經遲到了三個小時!

三小時!

「沒關係。」他說,繼續咬著熱狗。

三小時沒關係?

三小!

 

「我已經有一張Wrong card了!上次出去玩的時候,我們只是遲到了十分鐘,就被登記了耶!」

酒後的我不知怎麼搞得,英文總是說得特別的快。

 

Wrong card系統是學校特有得懲罰系統。

超過門禁的時間回來便會取得一張卡片,集滿三張就掰掰再見被退學。

 

「沒關係。」他說,吃完最後一口熱狗。

「.........」好吧,算了,就算被登記,反正我也只剩下一個禮拜了,不要緊

不過大家千萬不要學我啊!

 

「妳想回去了嗎?」他問,看著我好像已經退了醉意

「嗯,我現在好多了,我明天還要出遠門!」

提醒他,我起身拍拍褲子上的麵包屑

「喔!對喔!」他也起身,拿起托盤收著桌上的漢堡紙跟可樂杯子,然後拿去倒掉

 

我自己先走到門外等他出來,看著晚上菲律賓的天空

好多星星。

 

「其實沒關係吧,因為如果妳沒去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去吧!」

他推開門,看見正仰頭的我,這麼說著

馬上白眼他的我說:「我才不要。」

 

他笑著早就知道我會這麼回答,但卻不認輸地說:「為什麼?因為有上海?」

 

可惡!真的很討厭。

 

 

其實歐霸當初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朋友

他不像是馬克和上海一樣,一開始就給我一種強烈地追求感

像是一點一滴地,慢慢滲入。

他不斷不斷地試著丟給我他不同的面貌

我也是,也漸漸地跟著他的節奏,回應給他最真實的我

 

走回學校的路上,路過便利超商他突然說

「我要去買包菸。」

我沒有問他為什麼,也沒有阻止他什麼,他就這麼走進去花了三十秒又出來

快速地。

剛開始,我以為是他要抽的菸,也不以為意

走回學校的路上,他問我:「妳不討厭抽煙的男生?」

 

「隨便,因為健康是你自己的。」我一直都這麼想。

我又說:「花時間去管一個有煙癮的男人,只是多吵架而已。」

說完,我聽見歐霸爽朗的笑聲。

 

 

因為學校前的小路上尚未整修完畢,所以路途十分崎嶇,大石頭小石頭因為天黑看得十分不清楚

地面也因為下雨而濕滑,變得有點危險

我們原先沒有並肩走路,一前一後的。

 

後來走在前頭的他,轉過身出來對我說:「我知道妳又要說我Typical了。」

我停下腳步,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他,緩緩地把我的手牽了起來

他說,他因為路很滑,很危險,所以他想牽著我走

他還說,他絕對不會跟上海還有馬克一樣,覺得牽到我的手我就是他的女人

 

然後最後補充:「我也不會跟其他韓國人說。」

 

 

我笑了,覺得他真的很煩,但那種煩,卻是一種甜甜的困擾

 

「我想唱歌。」

走在崎嶇的石子路上,他大大的手牽著我一起回學校。

我們肩並肩的時候,我才意識到他185的身高跟我的160差距原來這麼遠。

 

「愛情雨,韓劇,妳看過嗎?」他問

我點點頭,他又說:「可是我很討厭張根碩。」

 

 

我笑了,真的笑了

笑他大男人底下的大男孩個性

他就這麼開始唱起歌來,毫無保留

 

 

 

「비오는 저녁 그녀 모습 보았죠.. 」

下雨的夜晚 我看到了她

 

「오래전 부터 보고 싶던 그녀를.. 」

從很久以前 開始就想見到她

 

「우산이 없는 그녀에게 말했죠.. 」

對著沒有雨傘的她說

 

「내 우산속으로 그대 들어오세요 」

進到我的傘下吧

 

「살랑살랑살랑 들려오는 빗소리.. 」

輕輕的 輕輕的 輕輕傳來的雨聲

 

「두근 두근두근두근 떨려오는 내가슴.. 」

撲通的 撲通的 撲通傳來的心跳聲

 

「살랑살랑살랑 두근두근두근.. 」

輕輕的 撲通的

 

「우산소리.. 빗소리.. 내가슴 소리.. 」

雨的聲音 我的心跳聲

 

「사랑비가 내려오네요.. 」

下起了愛情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mber land 엠버랜드

Amber 엠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