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霸,我在演韓劇嗎?part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妳要和哥出去嗎?」

 

我轉過身

是上海。

 

明明就已經轉過身看到他的我

明明已經對上他眼睛的我

明明那麼想見他的我

卻又立刻一個轉身,再次背對他

我,想佯裝沒有看見上海

我,想逃

 

但卻逃避失敗。

 

「妳為什麼要躲我?」上海說,冷冷地

看我繼續轉身不理他

他說:「轉過來。」命令似的

 

 

當我轉過身,就像是被電流襲擊

上海灼熱的眼神和我對上

「妳,要和他出去嗎?」

他又再問了ㄧ次,像是想要確認

 

我對他的感情。

 

「幹麻?」我皺眉,回擊

因為我也不想一直被他牽著走了

「妳喜歡他嗎?」他問我,清清楚楚

「……」我先是無言

但還是硬擠出話來反問他

「你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我說

趁他還沒有回答,我又說;「你自己旁邊也很多女生呀!」

他似乎有點嚇著我的回應

「那都是朋友。」淡淡的,他說

 

聽到這句我又更不爽了

「哦。那我也是朋友吧?」我說,火藥味濃厚

 

「妳不喜歡我,為什麼要傳照片給我?」

他逼問我,不想輸

 

「⋯⋯。」

見我沒說話,其實是被拆穿的無話可說

但上海還是很難把真心話吐出來,繼續反問我

「妳喜歡他嗎?」

他,向我走進了一步

泳池旁的人也越來越多

 

突然慶幸我們說的是中文。

 

整頓思緒

我又再次反擊

「那我問你,你又喜歡我嗎?」

 

原先上海直揪揪看著我的目光,突然往我背後看去

是歐霸來了,他站在我的後面。

 

然後,他的視線看著歐霸,唇瓣吐出兩個字:「喜歡。」

 

........請問你

現在是什麼意思?

 

 

「Amber...」歐霸的聲音在我後面提醒著我

 

像是歐霸幸運趕上最後一班救援列車一樣,他在我背後對我說:「走吧?」

 

現在就好像面臨女主角最終的困擾

就是選擇!!

 

當天空飄雨越來越大

我的心跳也跟著漸強

 

我.....

我......................

 

我沒回答上海,只是對他笑了

「嗯,走吧。」我說。

然後我轉過身了

 

就這樣吧?

 

上海一直都還是一個很深的存在

每次當我們講話時,我面對他的臉紅心跳

其實是非常非常不真實的

所以這樣的不真實,只能讓我做出這樣的選擇

我不想要一直把他繫在心上了

也不想要再把他放在我的世界裡,讓我變得如此慌忙混亂

因為他已經錯過了。

錯過了可以抓住我的那個晚上

 

 

歐霸接過我手上的傘

那傘是一把單人傘

但卻硬是塞了兩個人

我站在他的右邊

而他的左肩膀卻因為怕我淋溼

牛仔襯衫的顏色被雨水染得更深

 

我沒再轉身看上海

但我想,他應該正看著我們的背影吧

走出學校去外面攔車的路上

歐霸他沒有問我上海跟我說了什麼

剛剛跟上海也是說中文

我也不知道歐霸到底聽了多少

但是上海的做法確實是讓歐霸有所壓力的吧

聰明的他,應該也能從氣氛中嗅到一點端倪

 

只是歐霸都沒有問

讓我更加害怕

 

「走吧,我們去Aylaya吃飯。」歐霸說

又幫我開了計程車門

因為下雨,他等到我坐妥以後才關傘進來

 

Aylaya是一間大型的百貨公司

座落在菲律賓宿霧的城市中心點

商場非常大,裡面應有盡有

開學第一天要換錢的時候我已經去過了

但就沒有花時間好好地逛覺得十分可惜

 

「我喜歡雨聲。」歐霸說,聽著雨

我看著他的側臉,問:「為什麼?」

「因為可以讓人平靜。」

他又說:

「咑—咑咑——尤其是打在車窗的聲音。」

他用狀聲詞來貼切比喻,他的想法

 

他一直都是這麼喜歡敘述一件事情的人

而恰巧我也是

但看著他不帶笑容的臉

看起來藏著心事的臉

表現異常平靜的臉

那時,增加了我對他的一個全新面貌的認識

 

歐霸真的很厲害

他沒有停止過讓我去了解他這一個人

因為一下車的他,馬上又露出油油的本性

「Salamat po!」菲律賓話:謝謝

歐霸笑著,對司機說

他不管在哪個細節都很注重禮貌

他說,因為我們去到別人的國家,所以要試著講對方的語言是一種文化上的禮貌

做人處事都是這麼圓融的他

讓我知道那不是油,而是一種他對這個世界的態度

 

進去百貨吃飯之前,我們先到門口的星巴克買咖啡

我很愛喝咖啡,剛好,他也是

又達成一個相同喜好,我們互相地笑了

 

「你要喝什麼?」他問

「卡布奇諾。」

 

「歐霸?」ㄧ個聲音從我們背後傳來

 

是Yuka,同校同期的日本人

Yuka是一個非常非常可愛的日本女孩

雖然豐滿的身材跟一般日本女孩不太一樣,但圓圓的大眼睛靈靈可愛,襯著白皮膚的金髮

她把頭髮塞耳後,露出她長長的藍色波希米亞風耳環

日本女孩相對台灣女生,是非常注重打扮的

她們覺得化妝是禮貌,而不是像台灣所說的素顏才是美,或是因為懶惰而不化妝

我記得她和我說過一句名言:「化妝品就要用,為什麼女生不讓自己變漂亮?」

對了,她就是和Jess 的曖昧對象

 

她看了我一下,隨後又看著歐霸

詭異的笑了

然後快速的說了一串我不懂的日文

但是高中哈日的我也學過一點

其中一個單字我聽得懂

 

「こいびと.」(戀人)

 

.....什麼?

 

然後歐霸也回覆她

我看著她們的氣氛,和擷取對話聽單字上

歐霸大概是說我們不是

 

但是歐霸又說了我的名字

跟一個我聽得懂的單字

真的是又讓我直打冷顫的單字

 

「Amber、すき(喜歡).」

說完,他們同時看我一下

 

天啊

我好想知道他們說了什麼鬼啊

都怪我當時不好好學日文

因為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啊!

 

歐霸後來看見我眼裡的好奇,是有大概說

Yuka以為我們是戀人的關係

但他說不是了

 

後來看我鬆一口氣的樣子

它賊賊地說:「Not yet,」還不是。

他說,看著我,把咖啡遞給我

 

什麼還不是啦!

你招數真的很多耶!

 

 

我們到了地下一樓坐著喝咖啡

但我喝卡布的習慣是加些肉桂粉

星巴克的肉桂粉又是自助式的

於是我站起身,在桌子上把背蓋打開

然後在自助吧台加了些肉桂粉進去

 

回到座位上時,歐霸突然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Cinnamon?」肉桂?

他喝著他的冰美式,一如既往的冰美式

 

「yap.Is my favor.」對,是我的最愛

我說,低頭聞著濃濃的肉桂香氣

 

「Men like cinnamon woman.」男人喜歡肉桂女人。

他看著我,微笑的說

「why?」為什麼?

我抬頭看他,疑惑

「Hearsay. but now.....I know.」聽說。但是現在我知道了。

 

他對我又再一次的笑了

那笑也讓我瞬間懂了!

 

「Typical!!」我大叫

隨後不理他,撇過臉喝我的咖啡去了

 

討厭,他真的很會趁亂告白耶

 

 

在我們要離開星巴克的時候,竟然又在門口遇到了歐霸認識的人

是一位菲律賓女生

是歐霸兩年前在學校的老師

老師的身邊有一位韓國男生,對著歐霸說著韓文

歐霸又壓著我的頭,微微敬禮地跟他們說了再見

他果然對任何人都這麼有禮貌

 

離開了星巴克,我們在百貨裡找了一間餐廳吃飯

我記得很清楚,是一間披薩店

因為我們兩個都是白皮膚的關係,很容易知道我們是外國人

然後,韓國男性在菲律賓根本像是有著一種光芒的存在

最誇張的是明明不認識還對他歐霸歐霸的叫著

原本只有一個店員在櫃檯點餐,因為歐霸的出現便全部跑出來了!

我真的說的一點都不誇張,因為真的這麼扯

所以當店員們眼冒愛心的幫歐霸點餐時

他突然握住我的手。

 

我們坐下來,他和我面對面

 

歐霸說,剛剛遇到的老師和那位韓國人

他們已經結婚了

讓我也思索起,什麼是異國婚姻?

 

「馬克呢?」他突然說,是故意的

「……」

「他說他想學中文。」我說

超煩,其實我很納悶他總是這樣鬧我

 

「我也想。」他幫我切開披薩,打開水果果汁的蓋子,放入吸管

「為什麼?」我問

 

這個對話好像似曾相識過?

 

是馬克說過

跟歐霸用著一樣的眼神,他那麼那麼認真地看著我說過

 

因為妳。

 

當我以為如此深情狗血的戲碼要上演

歐霸卻認真地說:「因為中國人越來越強,我不否認比韓國人強。」

靠,我在期待什麼勁啊!

 

於是接過他的話題,我大力咬一口披薩說:「因為人多呀!其實貧富還是很懸殊的。」

他拿起紙巾幫我擦擦嘴,回答:「是,但是我認為最好的發展是去中國吧!」

我點頭,吃著食物

 

突然他說

「還有一個理由。」

預警已經鬆懈的我,抬頭看他:「?」

 

「因為妳。」

他說

 

⋯⋯

⋯⋯⋯

⋯⋯⋯⋯靠!

 

「Typical!」我大叫

 

我真的會被韓國人搞瘋。

你們台詞是不是都一樣啊!可惡

 

 

後來離開的時候

我們牽手的動作已經變得很自然了

我們一起上了計程車,他和司機說了我不懂的菲律賓語後

車開始行駛了

「去哪?」我問

「Top hills.」他說

他的左手握著我的右手,放在他的左大腿上

 

Top hills是宿霧城市內最有名的夜景

顧名思義就是最高的山丘的意思

能夠看見整個宿霧的風景

像是我們的陽明山一樣

 

突然覺得真的有點約會感覺的我沒有說話

只是點點頭

不需要花時間去想要去哪裡的感覺

真好

因為在跟很多人接觸後

覺得很多人都是做事情不做規劃的

但是我眼前的他不是

他的腦子動得很快

不管什麼時候都能比我想到的更快

 

但我們沒有如願上山看夜景。

因為在計程車裡的我們,發現了雨勢越來越大。

於是歐霸要司機停在半山腰讓我們下車

當我有點不解他要做什麼時

他說:「這邊有間bar,我一直很想來。」

說完,沒等我開傘

他用手掌當我的雨傘,壓著我的頭,帶著我快步走著

 

那間酒吧很快就到了

是一間能夠比擬五星級裝潢的露天酒吧

能夠眺望遠方的夜景,又能品嚐菲律賓特色調酒

因為都還沒有客人

所以我們就像包場一樣,選了最大的位置坐了下來

他沒有坐我對面的沙發

而是坐我旁邊,呼吸吐氣都能清楚聽到的近距離

只是當他要抽煙時,他會離我遠遠的

 

我點了一杯Long island

他點了一杯菲律賓特色的調酒,但是我忘記了叫什麼名字

但是我記得是綠色的,喝起來很甜的水果味,酒味很少很少

我們真的是小酌

享受夜景的浪漫氣氛,他跟我的話題一直都很輕鬆

 

但是,我一直搞不懂

為什麼我跟他在一起時,總是會聊到馬克跟上海啦?

 

「我不在意他們那些人。」歐霸說

動作輕輕的,我們坐在同一個沙發上,他的手直直地放在我背後的椅背

「哪些?」

天氣被雨悶壞,我把頭髮盤起,用帽子藏住我的長髮

 

「馬克,上海,喜歡妳的人。」他說,喝了一口我的酒

「不在意?」

騙人,你就是因為在意才一直講吧!

 

「妳喜歡我的話,我不在意。

妳不喜歡我的話,我也更不在意。」

 

他把酒杯放下,用他熱熱的右手蓋著我放在沙發的左手

他說,似乎很有道理一樣。

 

「什麼意思?」我不懂?

 

「因為妳喜歡我的話,我就會相信妳。」

「所以不擔心。」

我記得的很清楚,因為他最好還補上一句

 

「歐霸我啊,是三十歲了。」他說,驕傲地

 

 

「你不怕嗎?」我問他

「怕什麼?」他挑眉問我

「遠距離。」我說,把最後一口酒喝完

他大笑了三聲,說:「妳先想,妳喜不喜歡我吧!」

 

對喔

我似乎考量的太遠了

我喜歡他嗎?

 

這個多變的他,對我誠實毫不保留的他

如此厲害,可以讓我放下崇拜的他

不可否認,我真的有點喜歡他了

但是⋯

不是這麼簡單吧?

 

「喜歡的話,怎麼辦?」我又問

聽到我的問題,他把我的帽子拿掉,撥著我的頭髮

 

 

「Be my girlfriend.」當我的女朋友。

 

 

⋯⋯

我⋯⋯

他是一個三十歲的男人,我接受

但他是個韓國人,我⋯⋯

 

我喜歡他嗎?

我們如果真的成為男女朋友,之後呢?

未來又如何呢?

遠距離戀愛?我能夠接受嗎?

真的能夠嗎?

 

「我不是逼妳,是因為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他說,像是再次聲明

 

就像是在宣示,他所謂有把握的事情

就是得到我。

 

歐霸緊緊地握著我的手,因為我拒絕談論這件事情

直到他也喝完那杯酒,我們離開

一起坐車回到學校,還是牽著手。

 

 

歐霸在我洗完澡時傳來了訊息

說他想見我

在我洗完澡後看到大概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

但他還是持續在線上

「我吹頭髮。」我這麼回覆他

 

其實對於他每天這麼把我叫出去見面的主動

不免得有點動心

我不需要去主導一場感情

而是他把劇本擬好了

如果我不討厭的話,我就演

他沒有給我很大的壓力非得一定演出不可

因為他說過,如果我隨時沒有喜歡他了

那他就會離開

但是如果我也有一點點喜歡的話

他就會繼續努力

 

凌晨一點四十。

我走下樓,一樣一片黑黑地

老地方,泳池旁的涼亭

走進的我看見他,又是一樣的造型

一樣的灰色外套,只是沒帶帽子

他穿著藍白條紋的短褲

坐在涼亭一樣的等我走進

 

「Amber呀~」他叫著我,韓國人總是喜歡在名字後面拉長尾音表示親近

我看著桌上的一碗已經泡好的泡麵,皺眉問:「嗯,你的肚子還餓?」

「有點,妳不餓嗎?」他笑著,用筷子把麵攪拌均勻

「不會啊,還好。」我說,剛洗完澡也刷完牙了

「所以我才長這麼高,妳這麼矮。」他笑,歪理

我不理他,看著桌上那碗紅紅的麵

「這是什麼?」我問

我翻開他沒撕完整的麵蓋

外圍是黑色的,但中間是紅色辣椒的韓文字樣

「불닭볶음면.」辣火雞炒麵

他說,我聽不懂那個韓文

但我記得,好像前天晚上在島嶼度假的時候看過同行的韓國人在吃這個

「很辣嗎?」我問。

他看見我的好奇,馬上把麵推到我前面,他說:「妳吃吃看吧。」

躍躍欲試的我只是吃了一小口

卻在咀嚼時從嘴裡不斷不斷冒出新的嗆辣氣體

像是斷了好幾條神經,拉起紅色警報

 

「好辣!」我嗆著大叫

歐霸笑取著我被辣著的樣子,他也把筷子拿去自己吃了一口

「辣!」他自己也和我一樣地反應

「我要水!」伸手,我想喝口水解辣

沒想到歐霸卻把他的水杯放得遠遠的

 

「不行,喝水會更辣!」他說,堅決著

什麼鬼呀!

他說韓國人在吃這個是不喝水的

因為真的會辣得沒完沒了

 

於是乎,這碗麵雖然很辣

但辣得好好吃

我們就這樣一人一口的把它吃光後

 

才發現我已經辣得淚流滿面

 

「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嗎?Amber?」

看我哭了,歐霸笑得合不攏嘴地問我

「好辣,可是好好吃。」我說,擦擦眼淚

撫著辣得發腫的嘴唇,我看著歐霸,可憐兮兮

 

 

「我知道有一個辦法不會辣!」歐霸說,像是靈機一動

「什麼辦法?」我辣得吸著鼻涕,這麵的後勁已經有十分鐘那麼強

「看我。」

他說完,我聽話抬起頭看著他

 

 

「이렇게.」這樣。

 

 

歐霸的瞬間放大

直到他的鼻子又跟我的鼻子碰到

可是他這次沒有停下來

 

 

我可以感受到,我因為太辣而腫脹的唇

被緊緊貼上的觸感⋯⋯⋯

喔喔喔喔喔喔!

 

 

⋯⋯⋯⋯⋯!

 

 

就在我嘴巴裡的味道

全都是滿滿的辣炒火雞麵的時候!!!

 

 

救命啊~~~~~~~

 

我可以先刷牙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mber land 엠버랜드

Amber 엠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