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霸,我在演韓劇嗎?part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只是一秒鐘。

 

親親的碰一下就離開了。

 

我瞪大眼睛,看著嘴邊帶著笑意的他

隨後假裝沒事發生,拿著衛生紙幫我擦著紅紅嘴巴的他

把擦完我的嘴巴的衛生紙,收進碗裡,筷子折一半,也收進碗裡的他

 

 

……

可惡。

 

 

微微顫抖的唇瓣,麻麻地

你問我,他這樣有沒有解辣了?

答案是,其實是有的….

 

但卻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像是拿臉頰的燥熱來將嘴巴的注意力轉移

 

 

「我會去台灣。」他說,很突然。

 

我沒有說話,當他在開玩笑

只是看著他,看著突然從開玩笑變得很認真的他

「我會去。」他又再說了一次

 

那時的我,其實沒有相信他的話

一點也不信,畢竟他告訴過我

離開學校回國後,他要回去澳洲繼續工作的

 

 

如果

如果我們在一起?

他會不會只是玩玩的而已?

 

當我這麼鑽進自己的空間時

他站起身,微微低頭,伸出他的右手

他要我把他的手交給他。

 

「回去吧!」他說,笑著

那個笑卻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

 

 

那是第一次

覺得他

 

很帥…….

 

 

隔天我就這麼照著往常的步伐,順著一天的課程跑著

而Teacher may的課是每天的下午第二節

常常和她閒話家常的我,提起了歐霸

 

結果沒想到May卻說

「喔!他是我兩年前的學生,妳知道嗎?」

「真的假的?」我嚇得說不出話來

老師的大眼睛像是在告訴我,她要娓娓道來他們之間的故事

我聽著。

 

「兩年前的時候,他和我的男朋友一起來這個學校的。」

說到男朋友時,May的臉上是洋溢著幸福的。

真可愛。

「就是那個時候,我們認識的。」

 

歐霸是有告訴過我他兩年前來到這所學校過

但我不知道的是,我現在的老師,和歐霸也曾經是同一個囉?

真是奇怪的緣分。

 

「那老師,妳….覺得他怎麼樣?」

我試探性的問,雖然慢慢地,但卻是我非常好奇的問題

我好奇的是

別人眼中的他,和我眼中的他,是不是一樣的?

 

「老實說他沒什麼變!」

May對我笑著,視線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又說

「還是很多朋友,一樣外向。」

 

見我好像放下心防,May突然補了一槍

「但我覺得,有點花心。」

「哈哈!是吧?」我乾笑,真的乾笑

 

花心啊…..

因為很多朋友的關係嗎?

「但是他是個很好的人。」

看我陷入思考模式,老師突然打斷我說著

語氣很重,像是想讓我知道他的好

 

 

然後,我問了第二個我最想要知道的問題:

「老師,你真的覺得遠距離戀愛不會有問題嗎?」

 

因為老師也是遠距離戀愛的關係,也和韓國人交往的關係

我覺得沒有人比她更適合回答我的問題了。

 

她慢慢地說,手轉著筆

「起初我覺得,兩個人見不到面是不可能長久的。」

「所以我跟他也有分手過。」

「可是,他卻為了複合,來到菲律賓找我。」

當我驚呼時,May笑著又說:「而且是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

 

「天阿!好浪漫!」

 

May笑著點點頭

也因為說出他們的過往回憶

不知不覺氣氛變得不那麼凝重

 

感覺,好像遠距離也沒有那麼難?

前提是兩個人也努力的話。

 

「他昨天告訴我,他會來台灣。」

我說,坐不住的我踢著拖鞋。

 

「真的?」May瞪大的眼,驚喜地問

 

我點點頭,回應她驚喜之外的現實

「嗯,可是我還是不太相信。」

 

 

突然,May伸出手抓住我的肩膀,激動地說:

「如果一個韓國人願意這樣說的話,我覺得是真的。」

 

「因為真的要騙你的話,不會告訴你他會去你的國家。」

 

「他們通常不騙人的,因為沒有時間騙人。」

 

「如果真的要欺騙,為什麼不找一個對自己有利的藉口呢?」

 

「Amber,他已經三十歲了。」

 

 

…..又是三十歲。

到底三十歲能夠代表多少事情?

當時的我不懂,因為我只能看見現在

現在的我,現在的他

關於未來,是非常渺茫的。

 

 

「是這樣嗎?」我說,狐疑著

 

「嗯,我認識他,他一直都很認真。」

老師點點頭,她很努力地告訴我,她所知道的事情。

 

 

在學校一對一的教室門上都會有個小窗戶,可以隨時看見外面的人

餘光一直感覺有個身影正在看著我

當我一轉過頭

竟然是歐霸!!

他正站在在我們教室門外,並且露出一個詭異的笑臉

 

天啊!

人果然不能做壞事

私下討論誰他就會出現!

 

「Hi~May!」

他打開門窗,進來我們的教室

為了不讓巡堂老師發現,他坐在地上,跟我們自然的談話了起來

 

「你怎麼會過來?」我皺眉問

「想找妳,所以來了。」他簡單地說,毫不掩飾

老師在一旁笑著,笑著我們的曖昧

這什麼回答呀!老師在場,你不害羞嗎!

 

「你們還好嗎?」他問著老師的近況,一點也沒有距離的感覺

「嗯,一樣。」May點點頭,話語有些無奈

接著又說:「自從杜拜回來後,就是遠距離了。」

「你呢?」

 

「我?」歐霸搔搔頭,笑著說:「很好。」

「澳洲工作,然後回韓國。」

他簡述他的生活,很簡單很簡單。

 

老師笑著說她有聽說,然後又開啟新的話題

「我有看到你買車了,在Facebook上。」

他點點頭,說:「可是都沒有人開,我都在國外。」

就像是老朋友一樣,一來一往,更新彼此的近況

他們的英文說得慢慢地,像是想要讓我更進入他們的狀況

 

「聽說你要去台灣?」

May提問,雖然像是隨口說說,但卻正中我的要害

 

等等等等等等啦!

老師啊,你為什麼要在我在場的時候問他呀?

 

沒有想到他卻馬上回應了

「對啊,我打算去旅行。」歐霸看了我一下,伸出手,他摸了摸我的頭

寵溺的笑著

看著我們這樣的氣氛,May也跟著看了我一下

 

「她在擔心你是不是騙人呢!」

 

老老老老老師啊!

你把少女的煩惱講出來我怎麼做人啦!

 

歐霸大笑了三聲說:「騙什麼人?」

「是真的。」

他看著我,英文字Real 說得字正腔圓

 

 

「所以你喜歡Amber嗎?」老師突然問,更命中紅心

 

喂喂喂喂喂喂喂!

你們是不是把我當空氣啦?

 

此話一問,氣氛凝結的詭異,像是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一樣緊張不已

但是只能等待。

 

 

「喜歡。」

 

歐霸說,我能夠清楚看見他的肯定。

因為,他不是看著老師

 

是看著我。

 

他是這樣的一個人

喜歡就是喜歡,喜歡就要說出來

當他認定了,他就想要讓大家都知道

 

從剛開始慢慢地滲入

到了進了心門後

接下來卻是這麼強烈的存在著

在我的世界裡,他正呼吸著….

 

 

當然,一段感情的開始

不是這麼簡單的

 

戀愛正式來臨時的前兆

他一定會有幾個讓人搥心肝的癥結點

就是

當你的感情也跟著對方的步調越陷越深時

當你的重心也越來越往對方飄去時

 

他就會開始………搞 失 蹤。

 

 

自從那堂課歐霸跟我一起待在教室裡結束後

我就沒有在學校的任何一個地方看到他的身影

也沒有再聽見他在咖啡涼亭爽朗的韓文笑聲

 

他,不見了

 

也沒有任何的通知

 

留下的是我自己一個人對他告白的小鹿亂撞

然後,一片空白。

 

 

 

真的很奇怪。

在我納悶不已時,房門被敲了三四下。

隨後應聲:「Coming!」

打開門,是璇璇的日本室友Risaki

Risaki是個非常靦腆的女孩,笑的時候會帶著可愛的酒窩

微微捲翹的咖啡色短髮,旁分著的妹妹頭,笑容很甜,個性也很甜。

她的個性和傻傻地Yuka不太一樣

她很喜歡聆聽別人說話,是個溫柔女孩的角色

 

「Amber~妳要不要去按摩?」

門沒有打開完全,她湊出頭,問著我

其他人都出去了,因為心情不好所以我推掉了所有約會

房內只剩下我一個人

 

也好,就出去按摩放鬆心情吧?

 

 

在菲律賓的按摩是非常有名的,就像是泰國也著名泰國按摩一樣

非常便宜,非常舒服,非常划算

其實我在那一個月的那期間,幾乎天天去按摩

兩小時的全身油壓才不到六百塊台幣,不按白不按吧?

 

我們學校附近就有非常多家在宿霧城市裡著名的按摩店

選了一家最近的店

我和兩位日本妹一起享受這一個多小時的足部馬殺雞的時光

當然,灰暗的燈光除了休息之外,最適合談心了

 

「Amber,你喜歡歐霸嗎?」

細細地聲音,Risaki用著不那麼標準的英文

在這黃光氣氛下向我提問。

 

雖然我還是很難接受即使我沒有跟大家說

但是在學校早已謠傳著我和歐霸的事情

不過,我想應該不是歐霸說的吧?

他沒有這麼無聊。

 

我沒有看著她,閉著眼睛回

 

「只是朋友啦!」我說

對於歐霸的失蹤非常失望的我,隨口回答。

 

但是我還是很生氣,非常生氣。

覺得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

他憑什麼這樣?

到底憑什麼搞失蹤啦!

 

這種若即若離的態度,不能泛指韓國人

而是全部的男人!!!

Fisherman!!!!

就像當初我和上海一樣

難道男人都這樣嗎?

 

正當我氣憤不已時,幫我按摩的姊姊也很配合的一個使勁

往我腳底板的某個管肝臟的穴道狠狠地按了下去

 

「哎唷!」

我一個失聲不小心叫了出來

還是很台式的哎唷聲,差點連夭壽都叫出來

 

按摩姊姊見狀,她喀喀喀地笑了出來

「Where you from?」她問我,一邊按著我的腳底

 

此話一問,我才發現原來她的英文似乎不是太好

因為她正在和旁邊的其他姊姊用菲律賓語討論著如何說英文

「Taiwan.」我顫抖地回,只想要她輕一點

「Wow!!Taiwan!」她們像是眼睛一亮

因為台灣人很少的關係,凡是遇到台灣人通常都會只有一個話題,就是….

「Meteor Garden!!!」流星花園!!

 

老實說,我在這大概已經回答數百個差不多的話題

因為他們所知道的台灣,就只有當初F4演的流星花園而已…..

瘋狂到連當地的KTV都能唱到那首經典歌

陪你去看流星雨~~

 

「Dao Ming Si!!」道明寺!!!

姊姊一邊興奮著,一邊用力的壓著我的腿

這時按摩的步驟已經來到小腿了

因為我的小腿肌總是有著特別旺盛的生命力

所以每次按摩到小腿都會痛得哎哎叫

 

「haha!!」隨著她用力,我乾笑哈哈兩聲

像是打氣功一樣的氣音把我的疼痛哈走

 

看我露出痛苦的表情的姊姊

很想要跟我說話,但是基於她的英文程度不是太好

只好跟旁邊的夥伴嘰嘰喳喳著要告訴我些什麼話

 

於是她用著簡單的單字說了

我也清楚聽到她們想要說的話了

 

「Pilipino LOVE Korean!」菲律賓人喜歡韓國人!

 

說完,全部的姊姊都開始哈哈大笑

雖然有點文不對題,我只好順著她們的意思問了

「Why?」為什麼?

 

「YUMMY!!」美味!!!

 

哈哈哈哈哈

好啦,這段小插曲是要告訴大家

菲律賓人非常的哈韓國人

只要是韓國人去到按摩的地方,她們都會努力的

在他們的每一寸肌膚上好好地對待的

也只要是韓國人出現的商店,菲律賓的店員也會對他們特別好!

因為接下來,我帶著Risaki她們,一起到了一間十分特別的店

 

放鬆了身心靈,就是要來做點女生聚會會做的事情

就是喝茶聊天

但是機靈的我馬上就想到了這家店

這家店是專門開設給韓國人去的旅遊公司

就在學校附近而已,雖然麻煩一點要爬上二樓

但這間店的好處就是

…….芒果冰沙免費。

 

但是通常都要有韓國人一起隨行,才有可能有這樣的服務

但我們只是厚著臉皮的台灣人,和日本人兩位

還是就這麼硬生生地闖進去,坐在位置上

大剌剌地叫了三杯芒果冰沙來喝。

 

「真的不用付錢嗎?」Risaki一邊喝著,一邊睜著眼睛問我

雖然我當時拍拍胸脯對她保證

其實我還是非常害怕店員要我們付錢的

因為我們也沒有消費,其中也沒有他們最愛的韓國人

 

「Amber的個性有時候好像男生!」她們說

但我知道,她們的意思不是不好的意思

怕我誤會,她們馬上接著說

「很大膽,很開朗。」Risaki補充

 

我笑著幫她們兩位服務,拆開桌上“免費”的零食

一邊享用免費的芒果冰沙

假裝翻閱著桌上的旅遊書,我隨口說:「妳們在日本有男朋友嗎?」

 

她們搖搖頭,一個說是剛分手了

一個說是從來沒交往過

「可是在這裡沒有喜歡的男生嗎?」

說完,兩人都臉紅了起來

 

喔!看這樣子,一定有!

 

果然來到外地唸書大家都有心儀的對象呀!

女生果然就只能跟女生吐露這種可愛的心事~

 

「有,我們覺得有一個韓國人Joh,很帥。」扭扭捏捏,Risaki說

「喔?Joh?」聽她們說完,我拍著桌子大笑

 

Joh是一個常常和我們臺灣人出去旅遊的韓國人

在好幾次相處過後,知道他是一個個性非常奇妙的韓國男生

肚子餓會生氣,等太久會生氣,不順利會生氣

雖然他總是不講,悶在那邊,但是我們就很清楚可以感受到,他在生氣。

但說他帥嗎?

嗯…..穿著打扮上面是非常韓系的沒錯

他是屬於比較黑皮膚的健康型韓國人,當然,單眼皮不可少

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日本女生的眼光和我們台灣女生的不太一樣

不會打架,不會搶,呵呵!

 

正和兩位可愛的女孩聊天聊得忘我時

Risaki又問了我一次:「Amber….真的不喜歡歐霸嗎?」

我知道她是擔心的口氣

不是特別想要知道八卦的感覺

她只是不想要我悶在心底。

 

「我不知道,但是…..」我說著,手一邊攪拌快要見底的免費冰沙

「我覺得太快了!」

我說完,她們倆頻頻點頭。

 

「但我覺得他很好。」Risaki她點完頭,回應我

她吃完我幫她撥開的巧克力派,方方正正地折好放在桌上。

 

「為什麼?」

 

抬起頭看著她,卻接到她給我的甜甜一個笑容

「感覺很成熟。」

 

「……」

又是成熟!

歐霸應該也沒想到

他當時最擔心的年紀,竟然是幫他加分的最大功臣吧

 

 

當我們結束了只有女生的談心話題

緩緩走下一樓樓梯

正在討論接下來要去買冰吃的我們

經過了韓式的便利商店

 

只聽見那爽朗的笑聲透出便利商店的玻璃落地窗

當我正往那聲音的源頭看去時

也剛好迎上他的眼神

 

是歐霸。

 

 

他正在便利商店裡面

和三五韓國好友以及眾多的日本妹

 

正一起玩遊戲嬉笑著!

 

 

人,果然不能做壞事

一定會被抓到….

 

 

當時,歐霸的手舉得高高的,正在替遊戲的大家錄著影

但看到我後,他停下動作,放下手機

在玻璃的另一頭對我笑著揮著手

又是那個笑容!!

那個寵溺的笑容….

 

 

什麼啊?

原來他在和女生一起玩啊?

所以我完全被耍囉?

 

當我的生氣指數已經快達到臨界點

就像是親眼活著的感覺那樣的不好受

 

看著不斷對我笑著揮手的他

真的很煩

真的很討厭

想必,他也只是玩玩吧?

 

那時的我真的就想這麼走掉

像是我對上海那樣子的橫下斬斷念頭

我沒有看歐霸,更沒有回應他給的熱絡

 

當我要離開時,卻被身旁兩位日本妹妹拉了進去。

 

 

喂喂!!揪兜媽ㄉㄟˇ!!!

 

 

 

我知道我身旁的兩位妹妹是想要幫我跟歐霸拉近距離才這麼做的

因為她們也不曉得我們之間發生什麼事情

 

當我被活拖進門後,就這麼臭著一張臉

大家驚呼著我們的到來,歐霸也就這麼順勢地走過來迎接臭臉的我

 

「Amber!」

歐霸在大家的面前對我伸出手想摸我的頭,笑著

那就好像打翻了水一樣,要花好多時間才能擦乾的笑容

 

我沒讓他得逞,在他的手放在我的頭上時,把他的手移開了。

 

「?」他的眼睛對上我,我看見他的疑惑。

但是我還是生氣。

 

因為這裡的男女比例大概是三比七

便利商店都是他們濃濃的燒酒味加上啤酒味

還有遊戲玩到一半很興奮地氣氛

 

「Amber~」

突然,熟悉的女聲從歐霸的身後傳來

原來是Renee也參與在其中,她的雙頰紅紅地,可見喝了不少

看見同鄉夥伴的我馬上跟歐霸擦身而過

坐在Renee旁邊的我頓時像是得到靠岸的小船

 

「欸,妳和歐霸在一起了嗎?」她問,一邊吃著薯片

「沒有啊。」我說,喝了她的一口酒

「是喔,那妳覺得他怎樣?」她似乎早就知道我會這樣說

我今天到底要回答多少這樣的問題?

 

「花心。」我說,真的真的真的很生氣。

 

「哈哈哈哈!」她聽完,大笑著

並指著歐霸說:「She say!!You are빠로빠로!!」

這句話參雜了英文跟韓文

意思是:她說,你是花花蝴蝶!

 

빠로빠로(趴摟趴摟)

這是我從Renee口中學會的一個韓文單字

韓國人說他不是蝴蝶的意思,而是蝴蝶拍翅膀的聲音

所以也可以說是花心的意思。

 

「Why~~~~~」

歐霸喪著臉,像是開玩笑似的,他逼近我

但卻在同時

有其他日本女生向他問話,於是馬上轉頭的他

又用我聽不懂的語言回答別人

態度,很親密

他也笑著

頓時,我就像從故事裡變成旁人的角度

 

看上去

那親密,就像是對我一樣。

 

我不知道這時候他是不是又對我用了一樣的招數

想要我看著他跟別的女生說話而吃醋

我也不想管這些,因為甘我屁事

 

「欸,剛剛其實也沒有這麼多人啦!」Renee突然說,她順著我的視線看去

「是剛好遇到的,原本只有我跟他們在聊天,但是日本人突然唱完KTV下樓,就看到了,所以才一起玩的。」

她看出我的不滿,替歐霸解釋著

「原本要找妳,可是妳跟她們去按摩了!」她說完,看了歐霸一眼

 

我也不知道歐霸什麼時候注意到我們這邊的

他好像在聽我們說話

但是聽不懂中文的他,等到Renee說完話後卻頻頻點頭

好像覺得她說得很對一樣

 

 

喔。

所以是這樣唷?

 

「빠로빠로。」我說

對著歐霸,我用著不標準的韓文這麼說著

 

他像是假裝崩潰一樣的誇張,說著他不是這樣的!

他很專情,很專情。

 

但是在這之前,他先做了很多動作讓我非常不滿

因為在他的日本好友們要離開時

他一樣溫柔並且紳士地幫她們拉開門

送她們到門口

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鬼日文

不知道怎樣的還一起在門口拍了一大堆自拍照

 

而且還靠得有夠近。

 

 

當下的我完全喪失了信心

 

他真的是花花蝴蝶!

雖然他看見我卻又是同樣的溫柔表情

但是他對其他人也是一樣的吧?

是吧?

 

 

在我們全部人一起走回去學校的路上

歐霸他沒有特別和我並肩一起走

 

照他以前說的話來看

他向我保證過不和別人說我們之間的事情

但現在不太相信他的我看來

他就好像是為自己留了一條線

 

很長

很長

長到我看不見的線!

 

我還是沒辦法認清事實

因為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原來我是吃醋。

一路上都不想跟歐霸說話的我,勾著Renee的手不放

 

他卻也配合

安靜地配合。

 

直到上樓前,他還是主動對我說了

「洗完澡下來,我等妳。」

 

 

 

 

一樣的地方,泳池旁的咖啡涼亭

和他發生過很多故事的地方。

 

其實我還是非常生氣的,雖然已經聽過解釋了

但是還是沒辦法拉下臉

那叫做少女的矜持吧!

 

一樣坐在那個位置,我坐在他的左邊

走進他的我一點也不想對上他的笑容

只是一股腦地坐下,不想說話。

 

「妳怎麼了?」他問我

 

「沒有。」我說,怎麼可能讓你一次就問出來?

 

誰曉得,歐霸這個人很壞

如果我第一次不說,他就不再問了

因為他認為,如果你不說的話,他怎麼問也不會有答案

 

中了他的計,我還是主動開口了:

「我覺得,不想喜歡你了。」

 

我沒看著他,踩著拖鞋,看著地板的石頭

 

「왜 ㅡㅡ?」為什麼?

他拉長音,拉著椅子靠近我

 

 

看著他用著搞笑的方式拉著椅子靠近我

雖然有點動搖但是我還是要努力僵著笑臉不能笑出來

 

 

「빠로빠로。」花蝴蝶。

我說,故作嚴肅

 

 

 

他乾笑,吐出沙啞的字句

 

「可是…….」

 

 

可是?

 

 

 

「我買好機票了。」

 

 

他說,拿起手機

在黑黑的涼亭裡,閃著微微的白光

我湊著臉看去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

一張韓國飛往台北的來回機票

Booking Ok!

 

當我一臉震驚的看著他

他也就這麼溫柔地接上我的眼神

 

 

 

「因為我想喜歡妳。」

 

 

 

 

靠,韓國男人可以不要這樣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mber land 엠버랜드

Amber 엠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