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霸,我在演韓劇嗎?part1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們有想過嗎?

今天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辦?

面對一個,在認識的這不到一週的時間內

已經快速決定好,要飛到你的國家的男人

已經買好機票,好像也不用等你點頭答應

他早就知道你會答應的,那種男人

 

霸道嗎?

討厭嗎?

不…

 

喜歡嗎?

 

…..

 

 

他只是因為一個如此簡單的理由

 

「喜歡妳」

 

因為他喜歡妳,就想飛來妳的身邊

 

如果是妳,妳願意相信看看嗎?

 

 

 

「怎麼了?」歐霸看著因為他的舉動而嚇呆的我,小聲地問

 

 

他的手機因為靜置而消失了螢幕光芒

眼前一片黑暗,卻還是能夠看見他的眼神

我們很近,在暗暗地涼亭裡

我甚至能夠清楚地聽見他的呼吸

是很平穩的呼吸聲

 

他ㄧ個前傾更加地接近我

「你是認真的嗎?」我說,沒有迴避這樣只有十公分的距離

 

「我不夠認真嗎?」他反問,笑著

 

當他快速地這樣回應我時,其實我有些措手不及

「…好像太認真了。」我撇開對上的眼神,當下只覺得害臊

 

「我會是一個會飛行的朋友。」他說

原先前傾靠近我的他,又一個向後仰靠在涼亭椅子的椅背上

「會飛行的朋友?」

我不解,重複他的那句話

 

「我可以馬上買機票,飛去妳的國家。」

他慢慢地說,用的單字很簡單很簡單

 

「因為我是三十歲。」

 

「妳在哪裡,我都可以隨時去。」

他像是又再次強調他的年紀

可是我卻難以反駁這些句子,他說的,都對

 

「妳還是學生,不能。」

說完,他點了根煙

看著我。

 

像是恍然大悟他所謂的 會飛行的朋友

我點點頭,望著他嘴裡吐出的煙

自己的靈魂,也有點飄飄的

 

他用手彈了彈煙

突然說:「上海是學生,也不能」

 

「馬克?呵。」

 

是的,這是他的優勢,別人做不到的

 

他輕笑

那笑,像是勝利的笑

那個勝利

是我討厭不起來的勝利

 

我真的最討厭這種,不知道怎麼接話的尷尬場面

氣氛已經變得不是曖昧了

明明在這麼黑的場景

感覺,卻已經非常非常明朗化了。

 

可是,可是…

現在我要說什麼呢?

 

我想到一件事情!!

 

「你再給我看一次機票!」我提高音量突然地說

 

「嗯?」他看著我,按下螢幕解按鈕

 

 

和大家說一件事,我們都太小看歐霸了

如果剛剛因為他買機票而驚訝的話,真的都的太早了

因為最驚人的事情是

 

他來台灣的時間和日期

 

竟然是我剛回到台灣的當天中午…………

 

等於是我凌晨一點到台灣,兩點回到家,睡覺後馬上起床

因為中午十二點要去松山機場接他………!?

 

 

嗚哇…..

媽媽,我碰到了超級主動又積極的韓國男人啦!!!!

 

 

他看著我在這五秒之內的表情變化

噗哧地笑了出來

「嘿,妳明天要做什麼?」他問,像是特地化解我們之間的尷尬

 

 

「明天?」我像是被他點醒,搔搔頭

「我們要和日本人聚餐,你要去嗎?」我說著,邀請他

 

因為那些日本女生都是他認識的女生

他也很快地就應好

只是,他這一答應,就成了隔天在場的唯一男生

「去完聚餐之後呢?」

他問我,但是卻像是他自己已經有答案的疑問

 

「回學校吧,你要幹麻?」

他感覺就是一副要我問他要做什麼的樣子啊!

 

「我們出去吧?」他又接著說出重點:「明天是我們在宿霧的最後一晚。」

 

聽他這麼一說,心也揪了一下

時間真的,很快很快

才剛上軌道的車,就馬上要離線了

 

「喔…去哪?」原先問著他的我,突然靈機一動:「我想去夜店!」

 

他看著我的異常興奮,有點不解為什麼

 

「我去每個國家都會去他們的夜店啊,都不一樣!」

我說出我的理由,一個我對於旅行的必做的事情

 

我不是喜歡那個環境,或是想要喝酒玩樂

我堅持的,是一種不做會後悔的理念

如果你不做,你一定會後悔,因為,你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再來到這裡。

 

看著他嘴角抽動了一下,換我向前傾身靠近他

「你~去過了吧?」

 

他點點頭,有點無奈地說:「不好玩,都是韓國人。」

「當一個韓國男生出現在舞池,菲律賓的女生都會靠過來。」

原來是因為這樣才不好玩呀?哈哈

 

「可是我在啊,誰敢靠過來?」我說,拍拍胸脯

他聽完,笑了出來

就像是一個小孩,放縱地大笑了起來

但我知道我已經說服他了

 

 

就這樣跟他談話結束了

他牽著我的手走在黑黑的學校裡

在我們走上二樓女生宿舍時,歐霸說要我先上去,不要一起上去,怕被警衛懷疑

我真的是太佩服他每一秒總是想的周到的個性了

 

當我點點頭看著他,並說晚安時

他一樣露出那樣寵溺的笑容,一個只花了三秒就可以把我收服的笑

他又再度伸出他的大手摸了我的頭

從頭頂,慢慢地摸到脖子

大概來回了三下,用了十秒的時間

那十秒鐘,我全身的神經都像是緊繃一樣,心跳不斷加速

 

 

當我抬頭接上他已經正注視我的眼神

他才心滿意足地拿開停留在我頭髮上的手

在那凌晨時分,全校黑茫茫地背景裡

我卻能如此清楚地看見他的唇瓣一張一合地說:「晚安,我的Amber.」

 

 

 

帶著怦然的心,因為時間不早而也這麼陷入床裡

但還無法平息的是,我那每秒不斷還在加速的心跳聲。

 

不得不承認,我們之間已經多了一道無形的線

因為他天外飛來的這筆機票

從一條不可能連接上的線

變成一條

已經很難很難斷掉的那條線

 

默默地,我開始倒數著他離開的時間

歐霸離開學校的時間是星期五的中午

我們,也只剩下一天的相處時間了……..

 

 

今天是星期四。

雖然上課心不在焉地我,還是把上午的課程都完成了

 

算是有點期待中午到來吧?

因為在餐廳吃飯的時候

總是可以看見…他。

 

即使是閃過眼匡一下下,即使是只有點頭一下下

也都很想很想看到的那種感覺

 

 

學校的自助餐是自己到前面排隊去盛飯,所以在排隊的時候

常常會有很多不同國家的人一起交叉排隊

當我一到餐廳,卻遠遠地就看見歐霸那身灰色連帽外套的背影

正站在我的正前方約30公尺左右的地方,排隊著

 

他和其他韓國朋友攀談著

其中包括上海,包括一些他的好朋友

包括女生,也包括老師

 

從這麼遠的眼光看過去

就像是很遙遠的一顆星星

他總是這麼這麼的亮眼,不管是舉手投足

好像做任何事情他都散發著一種自信

一種非要你看見他的自信感

 

當初我還不認識他時

一直跟大家描述的,對他的第一印象

油…

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那就是我現在看到的自信

 

 

我和璇璇在同一張桌子放好課本

隨後也上前去排隊

向他越走越近

 

向前一步,等待著他會轉身

再向前一步,等待著他會發現我

每走進,就越是緊張

 

直到他真的就在下一秒轉過身來

那身一如往常的裝扮,一如往常沒變過的他

尤其是

看見我時地那張笑臉又再度重現

 

「Amber!」他遠遠地叫著我,使得大家的視線都看向我來

顯得有先尷尬不好意思地我淡淡地對他微笑了

我的內心正在阻擋著我的笑容別太明顯

 

你問我為什麼?

因為上海

在他旁邊。

 

當我一不小心對上上海的眼神時

像是按下暫停鍵

我沒辦法分析上海的眼中是想要告訴我什麼?

但當我想要更仔細確認時

歐霸脫隊向我走過來

自然地伸出他的手撫著我的頭,然後跟我一起排到了後面的隊伍

和我的朋友一起

 

一切都那麼自然地。

 

歐霸在上海面前摸了我的頭

也成功地和我的朋友們開啟了第一步的認識

 

 

「今天我會和大家一起吃飯!」他坐下來,第一句話就是這麼說

他無顧忌地就這麼坐在我的右邊

而當時,我們的長桌上就只有他一個韓國人

「哇!今天就你一個男生。」突然想到的璇璇不由得虧他一下

算他賺到

 

他搔搔頭表示不好意思

但是因為一起吃飯的日本人他都已經很熟的關係

其他人也沒有拒絕歐霸參與我們的聚餐

 

但其實,我一直都很在意我的斜後方

那是上海和他的朋友們坐的位置

上海那難以阻擋的目光

不斷不斷地像我們這裡投射過來

即使是背對他的我,也能清楚感受到的感覺

 

歐霸像是察覺到了,他突然看著我,停下了動作

 

「晚上見吧?」他突然說

說完之後不見我回答

他起身,和大家揮了揮手說很高興認識大家

自顧自地放完餐具就走出去了

 

…這個畫面怎麼有點似曾相似?

跟上海當時因為馬克走掉的場景………一樣?

 

 

難不成我又害第三個韓國男生吃醋了嗎!!!!

 

 

 

喂!!!歐霸!!!

你不是三十歲嗎?

 

 

 

 

 

 

 

傻眼的我看著歐霸離開的背影,他戴上帽子走出去咖啡涼亭坐著

隨後我看見上海也走了出去

他們坐在同一個涼亭

談話著。

喂喂!!你們在談什麼啦?

 

 

那時候我真的很恨他們不是台灣人

不然我早就衝過去大聲地用台語說:「拎金罵洗勒供三小!」

你們現在是在說啥小!

 

啥!

小!

 

 

但是我又提不起這樣的勇氣衝過去

因為在餐廳裡面的我,從門口看去

就能夠感受到他們兩個即使是近在咫尺,但卻有種奇怪的無形空間一樣

超。尷。尬

 

 

於是馬上打退堂鼓的我想要打算沒這回事

想以眼不見為淨作為解決辦法

我快速地收拾碗盤,然後拿起課本,想要離開現場快速回到宿舍時

完美的計劃就在我一出餐廳門口

徹底崩潰

 

 

我看見上海笑嘻嘻地在門口的泳池站著

等我。

 

而上海的背後100公尺左右

是歐霸,坐在涼亭椅子上

翹著腳抽著煙

他正遠遠地…

 

看著我們。

 

 

 

 

乾!

拎金罵洗勒衝三小!

 

 

 

 

「他比我好嗎?」上海說

 

….第一個問題就讓我傻眼。

 

 

我和上海面對面,避著他的視線,使得我一直在觀察他的穿著

我不敢看他,真的不敢

因為我不知道,他今天眼神,又是代表什麼意思?

 

他今天穿著白色的Lacoste polo衫,胸前口袋的鱷魚像是嘲笑著我一樣的顯眼

深藍色的短褲,黑色的夾腳拖

然後我還看見他的腳換了一個站姿。

 

「嗯?什麼?」

假裝沒聽清楚的我用裝傻迴避這個問題

每次,面對他的問題,總是難以招架

 

上海他今天的表情很不一樣

他在笑,但我真的不懂他笑的意思是什麼?

 

「他….是個很不錯的人吧?」

看著我的迴避,他好像瞭解了我的意思

原先的笑臉,也瞬間垮了下來

 

當他沒了笑臉的那刻,我迎上了他的目光。

他像是抱著期待想要聽我的回答

直到我輕輕地說了聲:「嗯。」

 

他像是失望般的笑了

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地笑

 

「妳….有打算明年再來這嗎?」

他問我,這個問題代表的意思太多

我不願意去猜,也不敢去猜

 

「不一定。」我皺了眉頭,不確認地回應

 

上海點點頭

 

慶幸地,真的非常慶幸的是

我遇見的上海,會說著我的語言

用著中文,一個字一個字那麼貼近地傳遞給我

 

這時候我才知道,語言真的是一個很重要的媒介

我也不否認這一切就像是偶像劇般的劇情

但他卻紮實地住進了我的故事裡

 

我記得,接下來的他,就像是故事結尾被拒絕的男生

帶著風度,卻也還在乎著自己的尊嚴

 

他說:「我不後悔遇見妳,Amber.」

說完,從口袋裡拿出菸盒,他緩緩地點了一根煙

 

我也是。

 

 

 

「如果妳來上海的話,找我。」

 

「如果我去台灣的話,我們再見面吧。」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

他說的話淡淡的

從他身上飄出淡淡的煙味

 

「고마워.」謝謝。

清清淡淡地,他用韓文說

他知道我聽得懂

 

他一樣給我一個笑容,一個很像是道別的笑容

 

在上海的那聲謝謝過後

 

我的內心世界像是停止播放崩潰場景

腦神經也停止了抽筋動作

全部的事情,像是瞬間解開了的輕鬆

 

雖然當下,應該是只有我這麼想….

 

 

因為呢

就在上海突如其來真心告白的時刻

歐霸他早已熄了明明還有半根以上的煙

無視我們,從上海的背後離開走進了校舍!!

 

在那時,所有的動作都印入眼簾的我

真的完全戰敗了

 

徹底看清,其實歐霸的三十歲也不太牢固!

 

搞屁啊?

我看他擁有各式各樣招數的等級也是全校第一吧!

 

到底!

我到底在演哪一齣韓劇啦?

 

我看…….這已經超越韓劇了吧?

 

 

 

歐霸在下午課程時,完全消失在學校裡面

到處都找不到他,連每節課都跑回房間用Wifi的我

發出的訊息,他也遲遲沒有已讀

 

到了最後一堂課打鐘下課

我真的、真的是放棄了

我就像是夾在所有人中間

每個人都在等著我的答案

但是當我的心真有所屬的時候

總是會出了差錯

 

怪他,

給的溫柔太過頭

怪他,

他的笑容太過寵溺,想法總是太過包容

這都怪他,

說喜歡的方式,真的真的太過頭

這全部都怪他,

明明我已經開了門,卻又笨得不進來!

 

可是這也怪我,

因為對他的期待太多,所以讓自己焦急著

其實

我不該這麼在乎的。

 

…..

 

對吧?

我是真的那麼想的吧?

 

 

騙人

如果我不在乎他的話

我就不會把衣服換上我最喜歡的那套

也不會穿上我新買的鞋子

如果沒有期待的話

我就不會想要去打扮我自己了吧?

 

對,我期待。

很期待,因為我的直覺就是

 

他會出現

他會來

 

因為我。

 

 

 

照著行程,我和其他的台灣朋友一起出發

和可愛的日本妹妹們一起去吃飯

我和Yuka手牽著手走在前頭

她慢慢地用著英文單字回答著我的問題

左一句Jess右一句歐霸

 

當她多問我一句我和歐霸的進展如何

我賊賊地立刻回問,那妳和Jess呢?

「NO KISS!! KISS NO!!」

日式英文加上驚慌臉紅地她,超級可愛。

她的意思是還沒有接吻的意思

哈哈哈哈

 

雖然明天就畢業了,大家的荷包也都快見底

但我們還是預約了很貴的日式吃到飽餐廳

只因為她們想念壽司….

 

總共十個人,所以我們在餐廳裡佔了兩個包廂的日式塌塌米

我的左邊坐著Yuka,右手邊是空的

她們說,歐霸來的話就可以坐那裡。

 

只是,

歐霸還沒來。

 

 

「歐霸呢?」璇璇問我,一臉疑問

「不知道。」我沒有看她,自顧自地翻著菜單

璇璇似乎看懂了我的意思,沒有再問下去

 

但接著換Yuka。

她跟我都點了一杯啤酒

但不妙的是日本人實在不太會喝酒

於是小酌了幾口就開始說話很大聲的她

突然勾住我的手,靠近地問:「Amber喜歡歐霸嗎?」

 

「….」

我沒回答她,無言地看著已經雙頰泛紅窩在我手邊的她

「Yuka覺得歐霸喜歡Amber!」

她懶懶地就這麼靠著我,一邊查著手機的字典

照著字典的單字向我說

「為什麼?」我笑了,一邊翻著烤盤上的牛小排

 

「歐霸總是看著Amber啊!」說完,她用著雙手比著OK的手勢放在眼睛上

意思是看著的意思

「….」什麼?

哪時候?哪裡?

 

Yuka放下手,把原本靠在我身上的身體坐正後,她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大大地眼睛看著我,說:

「對啊,Jess說…….歐霸要去台灣嗎?」

 

「我不確定…」

這個問題,也難倒我了。

 

我趕緊夾著幾塊烤好的肉放在Yuka的碗裡

要她多吃點

被我注意力轉移成功地她,無奈地說:「可是Jess說要Yuka吃少一點!」

她嘴巴上這樣說,但也拿著筷子夾起肉來

「哈哈!為什麼?」我笑著聽她說著她們相處的事

 

她皺著眉頭,嘴裡咕噥著:

「雖然Jess說Yuka很可愛,可是還是要Yuka少吃一點!」

我笑了出聲,他們的相處實在是太可愛了吧

「Jess、壞!」Yuka用著英文單字,她嘟嘴說

 

 

當我們快要結束話題時

餐廳的開門風鈴因為開了門而發出清脆的鈴聲

 

我聽見餐廳店員齊聲說著招呼的日文歡迎光臨

接續著一聲熟悉地聲音回答著的日文到謝聲

 

他來了。

 

 

灰色的V領T-shirt外面搭著深色的牛仔外套

他穿著白色的長褲,從頭髮看起來,是有稍微地打扮過

 

「Hi~Sorry I’m late….」嗨,抱歉我來晚了。

他一邊脫著鞋,一邊抱歉地說著

 

然後他踏上我們的塌塌米,來回張望著要坐在哪裡

「歐霸!!」

Yuka大聲招呼著,不斷招手要他來我們這裡

 

於是歐霸和我的眼睛,就這麼在這瞬間接上了

 

雖然他丟給我一個那樣溫柔的微笑

一個意味著我來了的微笑

 

但你問我當下是什麼表情?

我面無表情地回應著他的笑容

冷冷地看著他的出現,看著他突如其來的出現

 

其實,我卻是開心的……

只是不願意就這麼輕易的讓他知道。

 

他選擇了一個位置,是坐在我的對面

「你怎麼那麼晚來?」

璇璇從另一桌大聲地問,她是在為我抱屈

 

雖然我沒說話

但我卻也同時期待著他的理由

一個也能夠說服我的理由

 

「因為我整個下午都和老師在外面…..」

他回答璇璇,然後轉過來看著我,又說:

「結束才趕來的,不好意思….」

 

 

…….

你為什麼不早說?

啊?

 

 

當我內心對他的失望已經轉化成想要揍他的狀態時

他好像發現我的表情有點軟化下來

 

順勢就這麼帶著氣氛,他提高了語氣有趣地說:

「妳們都吃飽了?」

 

「我好餓啊!」

 

 

我就這麼被他牽著走了一下午!

 

可惡。

太可惡了。

 

他出現後,

我對他也開始出現一點點的改變……

 

看著開始用著流利的日文和大家說話的他

時不時又用英文逗著我們的他

讓氣氛開始熱鬧起來的他

 

突然之間覺得他和我很像

我一直都是這樣的角色,在朋友裡面

出怪點子的,帶頭起轟的

話說得最大聲,笑得最誇張的,總是我

只是,歐霸的做法又比我更加直接

因為他是這麼自如地使用著對方的語言

 

 

我一直都覺得

要對一個人傾心,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

如果你很容易喜歡上一個人

我大可告訴你,那絕對不是真的喜歡

喜歡一個人不用理由,這句話大錯特錯

 

他吸引你的地方,正是你望向他的理由

對於感情,每一個選擇都是重要的環節

每個人喜歡上一個人的定義都不同

 

而我

喜歡一個男人擁有著無比的自信

喜歡一個男人時時刻刻都保有自己的目標前進

喜歡一個男人,能夠給我崇拜的感覺

 

我覺得那才是真的男人

 

 

當時的我,面對會這麼多語言的他

也是我開始崇拜他的第一個開端

真心的,覺得他厲害

 

如何分辨是喜歡,還是單純崇拜?

會有一種

讓自己也變得想要跟他一樣厲害

那種衝動

是喜歡。

 

 

結束了今天和日本人的聚會後

當大家都起身穿鞋,只剩下我跟歐霸最後

他是個懂得照顧人的人

他總是會留到最後觀察有沒有人遺留東西忘了拿

也會讓大家先走,自己走最後

 

我就這麼默默地看著他這些小細節

其實這一切我都進入眼簾,默默加分

 

我跟歐霸一起在穿鞋時,因為我的鞋扣比較複雜,歐霸站著等著我

前來收拾的店員們突然悉悉簌簌地吵了起來

當我抬頭一看,卻看見歐霸已經被菲律賓的店員們搭訕了起來

但仔細一聽,話題卻是

 

「那是你的女朋友嗎?」店員指著我,害羞地問

「你要問她。」歐霸大笑著,回應

然後目光看著我

「她很漂亮!」羨慕地口吻,她們也跟著知趣地笑了起來

 

欸….

你們以為很小聲嗎….?

 

「…..」當我穿好鞋站起身的那剎那

就看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

 

 

歐霸走向前拿起我的包包,摸摸我的頭

 

「妳是我的女朋友嗎?」

他就像是接續著店員們八卦的話題

就這麼突然地在大家面前問了我

 

瞬間尷尬不已的我整個背脊僵直

臉紅得發燒地我用手肘攻擊著靠近我的他,高了八度大喊:「….歐霸!」

 

 

什麼鬼啦!!!

 

 

 

結束地我們就這麼和大家分開了

因為時間還很早,我跟他來到學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店

一二樓的設計,二樓是露天的座位

我們總是喜歡坐在二樓說話

 

他就像是知道我的口味

進了咖啡店幫我點了杯卡布奇諾,並指定要加肉桂

還幫我挑了個我愛的藍莓起司蛋糕

 

他替我推開門,讓我先出去

然後就這麼順勢地牽著我的手到樓上

我們選了一個最旁邊的位置,能夠看見樓下的人以及遠方的風景

他幫我拉開椅子,拍了拍椅子上的灰塵

才讓我坐下

 

面對這些不間斷的小細節

你說,誰不會更動心?

這幾天的相處下來

我更確定這些是他真的習慣,不是假裝的

 

「형!」哥!

突然,在一樓的停車場傳來一聲宏亮的韓文聲

我和歐霸同時往下看,看見Jess和其他兩個韓國人正對我們招手著

Jess一如往常的帶著他的卡其色鴨舌帽,穿著白灰色系色調的衣服

「Jess?」

歐霸大聲地回應著

 

他們用著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我,一邊用著韓文跟歐霸交談著

好….尷尬。

我從沒想過這麼尷尬

 

就像是跟秘密情人在約會時被其他人看到一樣

卻又不能逃走的那種場面….

 

雖然大家都好像有著同樣的共識,覺得我和歐霸在一起了

 

但我們到現在也還沒說清楚

我們之間的關係..

 

 

我….真的要當他的女朋友嗎?

 

我真的要跟外國人交往嗎…….?

 

 

我和歐霸離開咖啡廳,坐上計程車

我們坐得很遠,但手牽著手

 

那時,即使是曖昧的我們,話題還是很不一樣

他告訴我的是一些他以前在國外生活的事情

也試圖和我分享很多很多不同的觀念

只怪我很多英文單字都沒好好背

當下只是聽著他說話,不一定完全聽得懂

只是看著他這麼侃侃而談關於他自己

我能夠感覺

他是一個很有自己原則的人。

 

 

我們來到上次我和上海來的Mango Square

歐霸說這邊的夜店也是有分好壞的

有些外國人比較多,有些當地的人比較多

我二話不說當然是選擇外國人多的地方

但是歐霸希望可以帶我多去幾家看看

所以我們挑了一家他也沒去過的先進去試試

 

「喔?這是Bar吧?」

歐霸牽著我的手走進去,看著印入眼簾的第一句話這麼說

我已經忘記那家夜店叫做什麼名字

但是我卻記得很清楚,和我想像中的樣子不太一樣

黑黑地一片,舞池中間打著白光,緩慢地閃爍著

 

好….好空曠啊….

看了看旁邊的環境,沒幾個人,大家都默默地坐在座位上喝酒聊天著

我和歐霸選了一個吧台旁的位置,附近全是高腳桌的座位區

前方的電台DJ正在播放著前戲的慢拍舞曲

因為舞池中央的人數零星,幾名會扭的女孩在前面展露舞姿

 

「因為時間還太早吧?」我看了看手錶,對皺眉的他笑著

其實沒有什麼想法,畢竟也是來看看的嘛

 

歐霸又再次摸了摸我的頭,他幫我點了杯調酒

我環顧著四周,卻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

 

「Jess?」我說,指著後方的桌位

那頂卡其色的鴨舌帽就像是最好認的標籤一樣

Jess正在跟幾位菲律賓人同著聊天著

 

「喔!因為他明天也要離開了,他剛剛說他也想來玩。」

歐霸向我解釋著Jess出現在這的理由,不以為意

不過他還是基於朋友的立場走向前,稍微跟他點點頭表示我們在這裡

他們用著韓語交談著

直到Jess的眼神看向我

我接到他的眼神後向他揮揮手,尷尬地笑了笑

 

然後我看見歐霸從口袋拿出皮夾,拿了一張鈔票給他

隨後,歐霸走回來我們的座位。

「你給他錢?」我問

「嗯,他說他沒帶很多錢出來。」歐霸喝了一口調酒,淡淡地說

他的感覺有點無奈

也是啦!

總是照顧大家的大哥,連在夜店放鬆都要隨時預備,哈

 

我們喝著酒繼續聊天著

我發現我和他都是很喜歡享受新知的人

所以我們不會害怕到一個新的地方去

遇到新的人

新的事情

這點我們的理念很像

因為一旦畏縮的話,你終究什麼也得不到了

 

這時,歐霸聽見了自己喜歡的歌曲

他放下酒杯,慢慢的退到舞池中間

隨著音樂慢拍開始搖擺著

下一秒,他跳起了韓國人瘋傳的「愛心舞」

 

顧名思義,愛心舞就是隨著音樂的重拍,用手不斷比出愛心示愛

雙手先比個大愛心

下一拍右邊愛心,再下一拍左邊愛心

於是他這樣一個一百八十五公分的大男生

就在舞池的中央不斷地對著我跳起了可愛的愛心舞…!

 

我不知道是不是台灣的男生在夜店只會貼妹搖擺

都不太會跳舞的關係,當下的我真的覺得超級新奇!

 

當舞池跳舞的人越來越多時,歐霸也伸手要我跟他一起

誰知道那個DJ有夠壞

竟然在我把手放在歐霸手上時

突然換了曲風,是一首知名的熱舞舞曲!

誰知道這一換

歐霸突然從浪漫可愛的愛心舞,把我拉到中央當作鋼管

在我四周不斷地……跳起韓國最知名的舞蹈!!!

 

舞!!!

 

雞舞怎麼跳?

看過韓國綜藝節目的人應該都知道,就是把一隻手放頭上,一隻手放在後背

或是把雙手放在頭上,不斷照著節拍用手跟腳不斷地抽蓄!

看起來就像是跳針的雞在走路一樣!!!

但在我看來就像是抽筋一樣!!!!!

在這樣燈光美,氣氛佳的狀況之下

我在中央被歐霸圍著圈跳著雞舞,已經笑到不能自己

真的是不得不說笑果十足

你也能夠這樣鬧,算你厲害!!!

 

我在舞池中央笑著,不斷打著他的肩要他別鬧了

他突然站著不動,給了我一個眼神

意思是要我跳舞,他當鋼管

 

「Ok!looking carefully!Taiwan style!」好!看仔細了!台灣風!

我笑著說,就這麼接續著歌曲的節奏

藉著這根顯眼的人肉鋼管,在他的身上貼舞了起來

在音樂的相伴之下,我不斷地近距離與他接觸著

 

「我沒和女朋友來過夜店!」他說,這句話的意味很濃厚

「是嗎?為什麼?」我假裝不懂,繼續跳著舞搖擺著

「因為她們都不喜歡。」他笑著,伸手扶著我的腰,緩緩貼近

就像是唇瓣快要貼到唇瓣那麼近,我都能聞到他領口上的煙味

他用手輕輕地照著音樂搖擺著我的臀,隨後用著一抹笑淡淡地說:「可是妳不會。」

 

原本,我們的氣氛真的很好

但當我們稍作休息,回到原先的座位上時

 

一聲匡噹玻璃聲,Jess已經無力地趴在桌子上

從他手上滑下的空酒瓶已轉了好多圈

看看他們桌上,數量已經超過一打

更有多杯不同種類的酒混雜著喝

 

我和歐霸近幾傻眼地看著那畫面

而旁邊三個菲律賓人更沒趣地看著我們

像是告訴我們他很遜

 

 

Jess他…..已經掛了…..囧

 

現在時間,才……十一點….耶…….

 

 

「喂喂!Jess!!」

歐霸向前把Jess攙扶起來,但已經毫無意識的他軟趴趴地靠在歐霸身上

「先讓他去外面,呼吸空氣。」我說,把Jess遺留在桌上的帽子拿在手上

於是我跟歐霸兩個人合力把Jess扛到外面

但一到外面我們馬上就後悔了

 

因為外面又下大雨了……….

 

看著突然滂沱的大雨,我跟歐霸的中間隔著一個暫時昏迷的大男人Jess

我不知道大家清不清楚

當一個人喝掛的時候,那個重量會超過他本身的體重

沒有知覺的時候,是即使花再大的力氣,都非常難扶正他的

 

歐霸大歎了一口氣,說:「對不起喔。」

什麼啊,突然道歉的

我能夠明顯感受到他的無奈,畢竟剛剛氣氛好得不得了

但是他身為照顧大家的大哥

又是認識的人,怎麼可能坐視不管?

我給他一個安慰的笑容,拍了拍Jess頭髮上被滴到的雨滴

「不會啦!不是你的錯。」

 

「他喝太多了…旁邊坐一下吧?」歐霸說,指著一旁的休息區座椅

「好。」

歐霸攙扶著Jess,而我也施力勾著他另一邊的手保持著平衡

但是因為休息區有點距離,我們又沒有雨傘

只好就這麼拖著他的重量,搖搖晃晃地硬是穿越到那頭

 

滿身濕的我們三人,待在有著遮雨棚保護的休息椅上

累得氣喘吁吁地歐霸看著Jess已醉倒的閉著眼睛,偏著頭喃喃自語著

「Jess!괜찮아??」還好嗎??

歐霸沒好氣地拍著Jess的背,煩躁地說

 

但看著Jess已經呈現一種“見到牆壁就靠過去”的狀態

我站起身和歐霸搖搖頭,主動地說:「不行,我們送他回去吧?」

 

「嗯…我看也只能這樣了。」

「我原本想要出來看他會不會好一點,再讓他自己搭車回去的。」

 

「對不起喔,Amber…」握著我的手,他又再一次說了對不起

「為什麼對不起?」我笑著,問

「因為這是我們的時間….」他小聲地說

 

「沒關係啊!他的安全比較重要!」

我說,皺著眉頭看著一旁因為不舒服而扭動的Jess

像是沒想到我會這麼回他,歐霸睜大眼地似乎很感動

 

於是我要歐霸把他扶好,在這裡別動

快速衝向前招了一台計程車

雙手頂著雨跑回來跟歐霸一起扶著Jess

我跟Jess一起坐在計程車的後座,由我來照顧他

坐在前面的歐霸跟司機說完學校的地址後

 

他轉過身來大聲地斥喝著已陣亡的Jess:

「야야!Jess!!괜찮아요???」喂喂!Jess!!你還好嗎??

然後時不時地跟司機用著菲律賓語道歉著

 

「응......」嗯……..

 

聽到Jess的回應,我感覺到十分欣慰

誰知道他有點清醒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卻是打開計程車的窗戶

然後做了一件在台灣大概會上報的事情….

 

他把他自己的頭掛在車窗外

然後像是打開水龍頭一樣,他開始吐了起來

聽著他不斷作嘔的嘔吐聲

 

天空降下的雨和他的嘔吐混為一體

就這麼順著計程車的車門不斷地流了下去

 

天啊!!!囧

 

 

「야!!」喂!!!

歐霸從副駕轉過頭來,大叫著

我和歐霸的表情一樣驚恐不已,看著正掛韓頭賣嘔吐的Jess

這畫面真的太可怕

 

「괜찮아요!!!」還好嗎!!!

我模仿著他們的聲音,用著韓文慰問著,輕輕地拍著他的背

這樣拍著拍著,大概有五分鐘那麼久

 

歐霸時不時地轉頭對我說著抱歉Sorry

但我總是跟他搖搖頭輕聲說著韓文的沒關係

因為我當時是真的很擔心喝成這樣的他會不會有問題啊….

 

直到Jess的水龍頭好像關了

我沒再聽見他嘔吐的聲音

我也停下輕拍他背安撫他的動作

只是他卻像電影般,原先低頭掛著的他,突然仰頭開始淋著雨水

像是想要洗刷那味道一樣

 

他呼吸了一大口新鮮空氣,後來他才慢慢地把頭移回車內

還是一樣虛弱地,他用著沒力氣的姿勢躺臥著

閉著眼睛,他說:「응......형님....Amber…미..미안해….」

嗯……哥,Amber,對..對不起….

 

歐霸聽見他說話,沒好氣地用著韓文碎碎唸了一大段話

我雖然聽不懂,但感覺歐霸是在罵他吧

 

看著他似乎恢復一點意識,我已經有點放心了

但還是用著英文再問了他一次

「Are you okay???」你還好嗎?

 

他點點頭,就沒再說話了

我們的計程車駛近學校校門那條崎嶇的路,歐霸說待會到學校要我不要下車

他已經有打電話叫其他人出來扶他了

 

我把他已經被雨水染成深咖啡色的卡其帽子輕輕地帶在Jess的頭上

他睜開眼睛看了我一下給了我一個感謝的微笑

然後他就被歐霸跟其他人抬走了….

 

在他被抬走之前,歐霸還把他口袋的錢挖了出來,把錢放在我的手上

因為那是他剛剛借他的那張鈔票,但可惜Jess現在用不到了

 

我在車裡等著歐霸回來,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真的是很好笑

我也笑他還記得要挖他口袋的錢的這件事情

真的是凡事都很周到啊!

 

 

歐霸一進到後座後,第一句話這麼說:

「고마워.」謝謝。

 

我們的計程車繼續行駛回剛剛的地方,因為歐霸說他說到要做到

他想跟我一起回到那,想繼續剛才。

我沒反對,只覺得他的臉都是雨水不知道會不會冷?

 

伸出手,我把他臉上的那些雨水抹去,變成一片水漬然後消失

他看著我,那眼神像是快要把我刺穿的強烈

「原來,你是個這樣的女生。」

他說,沙啞地。

 

「什麼女生?」我皺了一下眉頭,覺得這句話很好笑

 

「一般的女生是不會這樣願意把他送回來的,而且妳又這麼照顧他。」

他說,一字一句真心感謝我

隨後,伸出手握住我的手,把我的動作靜止

 

「沒有啦,我在台灣也都這樣照顧喝醉的朋友啊,夜店本來就很危險。」

看著他的眼神,我不以為意地說,給了他一個不用太在意這些的微笑

 

 

突然,他開始說了:

 

「妳的外表像花。」

 

「很多人喜歡。」

 

「像花的女生很多,可是,妳是很難很難摘到的花。」

 

我睜睜眼看著他突然的嚴肅,他又繼續說著

沒有表情地,因為他是認真的想告訴我他內心所想的

 

「我覺得妳的內心像海。」

 

「為什麼?」

像海?

 

「因為海不會乾凅,它能夠承載著很多東西。」

 

「妳的海,有著跟你名字一樣的堅強,但是卻也是一片很溫柔的海。」

 

 

他總是說,Amber這個名字感覺上太有距離了

會讓別人感覺上,是一個不用被照顧的女孩

 

但我卻是他想要照顧的女孩

 

他握著我的手,很緊很緊

緊到我已經被他穩穩地牽走但那時的他渾然不知

像是開啟了按鈕,他不斷說出他的內心話

 

 

「我今天認識的妳,是真的妳。」他說,一字一句打入我心

 

「是嗎?」我輕笑他突然的認真,但卻無可否認臉已經脹紅的厲害

 

 

「妳讓人不會覺得累。」

 

「累?」

 

「壓力。」他說,放鬆後又握緊了我的手

「跟妳相處,讓人沒有壓力。」

 

 

聽到這裡,讓我想起上一段感情結束時

是因為一句「妳讓我很有壓力」而劃上句點的

只是我不認為這代表什麼

因為,每個人都會成長,用著更好的姿態

去遇到一個更好的人

 

而我此時遇到的他,這麼對我說:

「妳真是一個很特別的女生。」

 

 

那是我第一次聽見男生這麼直接的描述我

像是兩顆心緊密貼合的後遺症

我就這樣被他牽著下車,失了靈魂

只要跟著他,去哪都好的那種重症

 

我們換了一間夜店,那是一間能夠媲美東區夜店的豪華,卻是放大版的夜店裝潢

灰藍色的色調,每秒游移的橙黃色的燈光掃著不同顏色的霓虹

我和歐霸一起到了酒保前換了兩杯酒

 

「如何?」他笑嘻嘻地四顧看著,問著我的想法

「比剛剛的好!」我因為這裡音樂太大聲而大聲地說著

 

因為這家夜店很有名,所以舞池總是滿載

放眼望去有著不同國家的人,韓國人佔了大多數

當然就像是歐霸說的一樣,韓國人的身邊總是有很多女生…

 

他牽著我到一個剛好空著的高腳桌上

我們就這樣在這樣的氣氛下閒聊著

把第一杯酒喝完了

 

他穿越舞池想走捷徑到吧台去,為我換酒

看著他的背影,心中暖暖地

覺得自己好像突然抽中了一個大禮

那麼那麼地發自內心地笑著

 

但卻看見他一走進舞池

就被他身後的一個女生抓住手

在那瞬間,他被菲律賓的女生包圍了起來

 

眼睜睜看著如此誇張的場景,我還想拿起手機拍照

但看見他向我這邊送來求救的信號

抓著包包我往舞池中間走去

當我一靠近,換他馬上伸出手抓住我

抬起頭,我的嘴邊雖然已經準備好要虧他很夯的話語

但話還沒來得及吐出,他早已搶先一步封住我的嘴

 

 

那是一個突如其來的吻

不輕,卻淺

很快地輕啄了我一下

像個小偷。

 

像是終於逮到機會一樣

他賊賊地笑了

 

看著他那好像勝利的笑容

 

討厭!

 

 

下一秒的我墊起腳尖

伸出雙手一個使力

將高出我一顆頭的他攬到與我相同視線

鼻子碰著鼻子,對著眼

 

「討厭你。」我用中文說。

 

他因為我的動作彎著腰,伸出手順勢扶著我的腰

「뭐?」什麼?

 

那樣的動作極為曖昧

我就這麼直視著他的越來越接近的臉

 

下一秒,

他奪去了我呼吸的權利

 

他閉上眼,我也閉上眼

像是雙方都同意一樣

這和說話時,以及任何的眼神交流都不同

我們試圖著想要給對方不一樣的訊息…

 

那,是一個具有意義的深吻

順著嘴唇貼合去感受著彼此的溫度

 

 

就像是終於偷到了糖果般的甜味從嘴巴裡化開

 

那甜

不斷地蔓延

 

軟化著全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mber land 엠버랜드

Amber 엠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