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霸,我在演韓劇嗎?part15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日期:2014年9月3日

現在時間:上午11:37分

今日任務內容:12:20分左右要到機場接機

地點:台灣台北市松山機場

 

啊,不對

現在的地點是台灣台北市Amber的家

 

可是可是可是

現在的時間是十一點四十分!

 

今日任務是要接機…………..

嗚哇!!!!

只差不到一個小時歐霸就要到台灣了啦!!!

 

 

我……..

我怎麼還在家啊!!!!囧!!

 

 

因為今天凌晨三點才和媽媽一起從菲律賓度假完回到家的我

根本洗完澡就倒頭就睡著

雖然睡前還是有跟歐霸傳個訊息說我一定會記得

但是,現在才剛起床的我看見在兩個小時前手機已經傳了超過五十封的訊息

 

「Amber?」

「Amber??」

「Amber???」

「Amber????」

「Amber?????」

「Amber??????」

 

「….. 」

 

「See you later…….」

 

 

即使是字面上,我也能清楚感受到歐霸無限的無奈以及無助感

哈哈哈哈

可是沒辦法嘛

誰叫你要選在我前腳才剛到台灣,後腳還沒踏穩的時候就跑來嘛

 

不對,現在不是思考這麼多的時候

我要趕快化妝換衣服去接機了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我的故事還沒說完吧?

 

記憶,回到那天。

 

 

 

那是一個疲憊的早晨

昨天回到學校大概是凌晨快天亮的時候

 

很累

卻累得很真實

 

我愣得坐在床上

難以阻擋內心的波瀾

嘴唇上的餘溫尚存

 

從睜開眼的那剎那

我,就想見他了

 

發瘋似地想見他了

 

可是….

他今天要離開了,就在今天下午。

 

其實我還是不太確定

我們的關係。

 

再怎麼喜歡一個人

再怎麼瘋狂陷入的感情

都還是得倒回事實面….

 

他是個韓國人,我是個台灣人

我們的語言不同,是最大的致命傷

甚至英文不太好的我,也擔心著自己跟他溝通上不來的問題

有著國籍的問題,有著遠距離的疑慮

 

可是…..

如果我真的喜歡他

我就會願意為了他而去做些努力吧?

 

但是首先要確認的是

他也能夠為我努力才行。

 

 

今天是星期五,也是我在學校的最後一天課程

現在,正在舉行畢業考試

今天下午會舉行我們的畢業典禮

歐霸他,在畢業典禮之前會離開

 

我沒有去考試,起了床換了件衣服,走下樓

就這麼順著意識地來到咖啡涼亭

他沒有跟我說他在哪

只是憑著感覺,感覺他會在那裡

因為我想見他。

 

當我越走進,遠遠地就可以聽見他與其他韓國人爽朗地笑聲

我在心底暗自的偷笑了

也不再掩飾地就這麼往他走去

 

他馬上就看見我了,就這麼招手迎著我

不知怎麼的,其他人也就這麼知趣地退開

拿著課本跟我點點頭後就進到校舍裡上課去了

 

 

「Amber呀~」

帶著韓式尾音,他笑著要我去他那

 

雖然覺得大家的行徑都有些怪怪的

但下一秒馬上就被他的畫面淹沒思考空間

 

我拉開椅子,坐到他旁邊

他一樣穿著招牌的灰色的連帽外套,配著他最喜歡的藍條紋短褲

因為他說那跟我的有件衣服花色一樣。

 

一派輕鬆地,他遞了一杯學校裡賣的冰咖啡給我

 

「睡得好嗎?」

像是故意地,他這個問題顯然是想要讓我想起昨天晚上的回憶

 

昨天…晚上……

 

「Jess還好嗎?」突然想到這件事,我主動提起

喝了一口咖啡,我把杯子放回桌上

 

「嗯,還好,他說他被菲律賓人騙著喝了很多不同的酒,混酒喝著喝著就醉了。」

他點點頭說著,自然地拿起我剛剛喝過的那杯咖啡,他也喝了一口

 

「他現在還在宿醉,哈哈!」

歐霸取笑著,像是在講個孩子做錯事一樣的感覺

突然,他看著我的眼睛說著:「不過,他要我轉告妳,謝謝。」

 

他這突如其來的視線我沒有接上,我馬上伸手拿起剩下半杯的冰咖啡杯

「沒事就好,好危險!」

單純地,只是因為Jess沒事而鬆了一口氣,實在好險

 

他看我的樣子,卻噗哧地笑了出聲

 

「笑什麼?」

我問,順勢把手上那杯冰咖啡仰頭喝完

他卻只是笑而不答

 

「笑什麼啦!」

我瞪大眼放大音量再問了一次,他的嘴角還不斷的上揚著

 

當我要再繼續接話時

突然他站起身,快速地拿下帽子

視線看著我的後方,鞠了躬敬禮道:「안녕하세요!」您好!

 

我見狀馬上轉頭一看,啊!

原來是學校裡面韓國人年紀最大的長輩!

連忙跟著起立立正敬禮的我也說了聲:「안녕하세요!」您好!

 

他看我一個外國人也跟著這麼做了,也向微微敬禮向我道好

還一邊笑著說著我的韓文說得真好

但是其實我一直都是只靠著一句安妞哈誰優在這間學校吃喝打撞騙的

於是他們開始說著我聽不懂的韓文

但那位長輩像是和歐霸正在討論我一樣

隨後,他走進涼亭旁的商店再買了杯冰咖啡,遞給我

「For you.」給妳。

 

我接過長輩的咖啡,並不斷鞠躬道謝著:「감사하니다~~」

聽見我說韓文不斷笑著的長輩叔叔

好像又對歐霸說了什麼箴言一樣讓歐霸頻頻點頭道謝

我夾在中間,看著歐霸,在看著他

一種奇怪的氣氛繞著我們三個人

尷尬……..不已….

 

後來長輩叔叔和我Say goodbye後就離開了

歐霸馬上接著說:「他說,他今天才終於知道大家再說的Amber是誰。」

我聽完後整個漲紅了臉,只覺得好丟臉

「最近又有什麼事情可以討論?」

 

「討論我們啊。」他輕鬆地回答,抽了一口煙

 

「我們?」我張大眼,吃驚地重複他的話

 

看著如此驚慌失措的我,他反差地悠哉

歐霸把菸熄了,用手指輕輕推了我的額頭一下

他說:「妳該去上課了,我要去整理行李了…」

 

可惡,被他逃避話題成功了。

 

嘟著嘴回到校舍的我

正咕噥著歐霸的招數實在等級高了我太多之外

突然有一聲聲音,從背後傳來

「Amber?」

轉過身,是 Renee正坐在樓梯口

 

「妳在做什麼?」我走過去,坐在她旁邊

 

看她精神有些不好,看著正前方發呆似地說:「沒啊,不想上課。」

「妳沒去考畢業考嗎?」然後補上一句問我

 

「嗯,昨天太累了。」

我點點頭,因為實在是太累了。

 

「昨天好玩嗎?我聽說Jess的事情了…..」她也點點頭,又問

 

「對啊,他喝醉了,十一點!」

我很強調那個十一點

雖然Jess也不是故意喝醉的啦,可是才十一點耶!

 

「哈哈哈!韓國人不是很會喝嗎?」Renee大笑了起來

「我也以為啊!」

在我們笑完時,她卻馬上直搗話題紅心

「欸,妳跟歐霸在一起了嗎?」

 

那時我的狀態,是很需要別人給我一點意見的時候

所以我很放心地開始跟她聊起我內心的想法

 

「其實,我不知道。」我說

我真的不知道。

「為什麼?他不是要去台灣嗎?」

她的問題像是對我的不知道感到十分好奇

 

我嘆了一口氣,慢慢地說出我的煩惱

「他等一下就離開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想。」

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

 

Renee看著我的煩惱

又再次切入重點:「妳不想跟他交往?」

 

「不是,我只是會怕。」我搖搖頭

我伸直了腳,換了坐姿

 

「怕什麼?遠距離嗎?」她說,皺著眉頭看著我

 

「嗯。」

我自認自己是一個沒辦法看不見另一半的女生

所以要談遠距離的戀愛?不可能

這個問題,已經在宿醉的軌道中緩慢行走了一大圈

 

像是在取笑我很無趣,Renee回答:「妳想那麼多幹嘛?」

 

她繼續說:「而且他是英文老師耶。」

「我反而覺得你們在一起後,佔最大利益的是妳。」

說完之後,她看了我笑了一下。

 

聽完她這樣旁觀者的看法後,我對這一切開始有點改觀

所謂利益是什麼呢?

因為他是外國人,所以在一起的話,能夠讓我更快學習好英文嗎?

 

「…..是嗎?」

 

Renee突然想想覺得不對,她改口說:

「也不是這樣說,我的意思是,就算他騙妳,沒去台灣好了,可是妳也沒有吃虧,他也沒有佔便宜啊!」

她說得對

一點也沒錯。

 

就算他騙我,沒有到台灣來找我

我有吃虧嗎?

因為我也還沒答應他,我是他的女朋友

他也得不到我任何東西,因為我們沒有後續了

 

「難道,你不喜歡他嗎?」

 

「嗯……….」

 

 

那時的我

不管自己內心再怎麼掙扎,再怎麼想

 

我都還是想要去試試看

試試看,自己到底有多喜歡他?

 

我一直認為,因為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勇敢前進

那時,沒有人逼迫你

且又是主動的想這麼做的話

那是最快能夠將夢幻化成真的捷徑

 

「欸欸!我要去上課了,等一下歐霸走的時候,我再出來。」

Renee看我進入思考狀態,搧了搧手要我好好想想

因為她覺得試試無妨

 

 

 

看看手錶上的時間是下午的兩點整

差不多快三點的時候,他要離開了

 

我回到房間,從衣櫃拿出一件我這個月來從沒穿過的藍色洋裝

因為今天的畢業典禮特別拿出來穿的

 

也有一部分,是因為歐霸。

 

如果,這是最後一次見面的話。

我想讓他看到漂亮的我

 

 

手機傳歐霸的訊息

他跟我說他在樓下準備要出發了,說要見我

匆匆忙忙地我跑下樓,不假思索地就往外面的咖啡涼亭去

果不其然,他在那裡。

 

他換了衣服,換上他的牛仔襯衫,但褲子還是一樣的藍色條紋褲子

桌上放著一本厚厚的多益課本,以及一支筆尖有點鈍的黃色鉛筆

 

「你剛剛去哪了?」一見到他,第一句話我這麼問

 

他抽著煙,笑著看我的匆忙

「整理行李,然後…..我和上海出去了。」

他說,雖然說的淡淡的,可是我卻震驚不已

 

!!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囧

 

「他問我,是不是會和妳繼續聯絡。」歐霸跟我解釋著

用著簡單的單字,一個一個的不斷替換著想讓我聽得更懂

 

可是,上海你這是什麼問題啊!

 

「…..然後呢?」

 

「我說會。」

…..?

 

「他問我為什麼,我就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和他說了。」

他又抽了一口煙,雖然不是把煙吐在我這邊

卻還是能聞到些許淡淡的煙草味

 

「我和他說,我會去台灣。」

「因為我想看看妳的國家,妳的生活,是什麼樣子。」

 

「上海說,他雖然很羨慕我,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是,他並不知道妳有這樣的一面。」

「剛開始的他只是覺得妳漂亮。」

「他知道是他自己沒有好好把握那次的機會,是他的錯誤的選擇。」

 

他說完,笑了

可是我不知道這哪裡好笑

 

他是個對香菸很節儉的人,總是抽到最後一口才熄

但他這次,卻在抽不到五口就熄了

 

他看著我,認真地:

「其實,剛開始的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喜歡妳哪裡。」

 

「……啊?」

 

「每次相處,妳都有不一樣的一面,不管好的個性,還是壞的個性….」

 

 

所以,你也曾經在猶豫吧?

 

這次,他和我說的這些話

我覺得這才是最真實的

 

因為我知道自己有很多缺點

但大家都因為相處的時間不夠長,所以忘記了這點

我不是那麼完美的一個人

世界上也不會有完美的人

 

「直到昨天,我覺得妳真的是我喜歡的女孩。」

 

 

「所以,考慮我吧?Amber.」

他看著我,一直一直看著我。

 

 

 

這些話,就像是開啟最後一道防線的鑰匙

已經鑽進了心窩的門孔,只差沒有轉開而已了

 

 

但當下因為太過突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沒想過他的結尾竟然是丟一個問句給我

我愣著傻掉了,才剛張口想要說話時

 

歐霸卻好像怕我拒絕一樣,不等我的回答

自己換了一個話題:「嘿,我想看妳畫畫。」

 

「畫畫?」太突然的話題了吧,我疑惑的看著他

「嗯,妳不是有給上海看嗎。」他說,還想假裝不經意

「…..」

這根本是吃醋吧。

而且我跟上海的事情,根本已經被傳唱了吧!

 

我拿著手機給他看我在台灣教學的照片跟影片

他笑著說我明明就也像個孩子怎麼還能教孩子

當我賭氣把螢幕關掉時

 

他把桌上的多益課本翻開,翻到了空白的那頁筆記欄

遞給我那隻橘色的鉛筆,筆尾上的橡皮擦已經見底

 

他說:「畫我吧?」

 

我面露為難地看著這樣簡陋的工具

又看著歐霸滿是興奮的神情

好吧,只好花個十分鐘坐在咖啡涼亭開始畫起歐霸來

 

畢竟歐霸不管是身材還是外表,都是極為Typical的典型韓國樣貌

所以其實基本上只要畫上單眼皮,再加上他很大的鼻子就算蠻像的了

嗯…他的嘴唇……偏厚。

頭髮因為太複雜又沒有橡皮擦所以不想畫太多

那就幫他戴上他招牌的灰色連帽帽子吧!

 

隨性地畫完後,歐霸要我在上面簽名且寫上中文的字句

他說他回到韓國後會查清楚意思的

 

 

 

於是我就這麼寫上了:

 

「如果你不要走那就好了。

謝謝你。 2014/8/28 Amber」

 

 

那是我的真心話

如果你不要走那就好了…..

 

 

完成後我遞給他,原以為他會感動不已說些什麼韓劇的對話來回饋我

結果沒想到他卻切換了頻道

跑到韓國綜藝節目一樣動作誇張地大笑了出來

 

「哇!這是我媽媽吧!媽媽!!!」

 

「天啊,我好久沒見到我媽媽了,我好想妳喔,媽!」

 

瞬間傻眼的我看著他拿著那張畫,到處去和其他韓國人炫耀說

你看,Amber畫出我媽媽!

 

…..哩金賀,哩齁哇欸ㄍㄧˋ哩誒!

(…..你好啊,你給我記住!)

 

不過當時的我並沒有想到這一記,

竟然延續到未來與他媽媽見面時,能夠用這件事情發生可愛的小故事!

 

雖然,那時的我,雖然心裡冒出很多不同的髒話

但是也覺得他蠻可愛的,因為那是他第一次跟我單獨拍照,並且上傳到他的Facebook上

雖然,那時候的我看不懂他寫了什麼韓文來詮釋那篇貼文

可是我現在看懂了之後真的完全扣分扣分大扣分!!

 

因為他竟然只是跟大家說他認識了一個在台灣教畫畫的老師

僅此而已!!!!!!!!!!!!!!

 

 

所以果然看不懂最美啊。(笑)

 

 

 

算是在很歡樂的狀況之下,迎接他要回去的現實

 

就算再怎麼不想面對,它還是會來臨

 

 

 

歐霸要離開了。

 

他在學校是個很有名且出色的人

不管是男生女生,哪一國人,學生或老師或經理

都一個個來到校門口跟他道別

 

上海也有來。

看著他們的相處,就像是化解了尷尬一樣的融洽

完全鬆了一口氣的我

此時此刻才真正放下我們之間的多角關係

 

歐霸轉過身就看見我和Teacher may站在一起

他同時間給我們兩個大大的擁抱,大手把我們兩個抱在一起

 

我們總笑說

May是我跟他之間牽線的重要媒人

所以我們三個人,是非常非常親密的關係

這時老師似乎看出了我的難過

她拍著我的背,輕輕地要我不要難過了

 

 

「哥,一路平安!」

大家跟他道別時,也都特別與他敬禮擁抱

他一個個的道謝且交談,一個個的拍照留念。

 

不捨的氣氛,在那時濃濃地蔓延開來

我臉色也已經開始暗了下來

我一直站在一旁,和Renee她們站在一起

不說話

不想說話

 

我以為我不會哭,我以為我不會想哭的。

可是…..

 

 

看著歐霸和大家說話,和老師們嘻笑地鬧著

看著他背著行李的大包包,看著他的背影

 

 

 

 

突然想到昨天晚上,他在露天咖啡廳時

他跟我說的那些話

 

那時還沒遇到Jess他們,是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

我喝著他幫我點的卡布加肉桂,舔了舔嘴唇上的奶泡

 

突然開始一陣感慨

因為時間太快而在心上畫上一橫

我盜用著韓劇學來的台詞,有模有樣地,輕輕地說著

 

「오빠...가 지마.. 」歐霸,不要走….

 

可是我沒有看著他

不敢看著他

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

 

他看了我一下,隨後放下手機在桌子上,幫我切開蛋糕

一邊動作,他一邊說:

 

「明天,不是結束。」

 

「我覺得是開始。」

 

我看著他,因為他的話感到不解。

他接上我不解的眼神,笑著繼續說

 

「妳認為,這裡結束後,我們就是結束了嗎?」

 

「這裡,這個國家,這個學校,只是我們的開始。」

 

「…..」

我咬著下唇,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可是。

 

卻又不斷地繞著圈子,害怕著分離的時刻。

 

 

「Don’t be sad,Amber.」

不要難過,Amber.

 

「All good things come to an end.」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Don’t be afraid of severance because every end is a new beginning.」

不要害怕分離,因為每個結束都是新的開始。

 

「I told you.」

我說了。

 

「I am a person who can go abroad easily.」

我是個可以飛行的人。

 

「 If you’d just believe me, don’t be sad.」

如果你相信我,不要難過。

 

「We will see each other in everywhere.」

我們會再見面,在任何的地方。

 

 

 

 

 

「我走了。」他說,第一個向我說。

我點點頭,沒說話

不想說話。

不知道該說什麼話。

 

「各位再見!」他轉過身,和大家道別

 

當他轉過身,他出第一步時

May和其他老師一把把我推出去要我跟他一起走

要我送他到門口

 

歐霸轉過身看到我

笑著摸著我的頭,就這樣撫著我一起走著

 

原先只能夠陪他走到校門口的

但警衛特地放水讓我出去送他離開

他感動地不斷道謝

 

就像是貼上了正式標籤

我們,已經沒有必要顧忌旁人的眼光

他馬上抓住我的手,緊緊地

在大家的送行之下,我們一起出了校門

 

那天的天氣很好,陽光很大很大

但氣氛卻一點也不好。

 

糟透了

 

我安靜地被他牽著,沒有任何頭緒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低著頭,沒有看他

只是被他牽著,慢慢地走

靜靜地,看著校外那條還沒維修好的道路

 

 

那條崎嶇的石子路上

有些凹陷的地方還有未乾的水窪

有些地方,濕潤成了爛泥

 

就像是我們在這次分離後所會面臨的路一樣

凹凸不平

甚至一不小心就會受傷流血

 

這是一條很辛苦,很辛苦的路。

 

我不知道這樣對不對

我不知道要花多少的力氣

能夠進入他的世界

 

可是,可是….

 

「送到這吧?Amber.」他停下腳步,說

牽著我的手沒放開

 

我這時才抬頭看著他。

 

才驚覺我剛剛浪費了好多時間沒好好的儲存他現在的樣子

我真的笨得可以

笨得都快不能原諒我自己

 

眉心,已皺得亂起八糟

心,也早已皺得亂七八糟

 

像是被推進了水中

心,就那樣緩慢地

不斷

下沉

 

 

「不要….」我拉著他的手,手心的手汗已開始發冷

 

我不要,我不要你走。

 

呼吸變得緊促,咽喉卻乾得苦澀

緊著眉頭,每秒都像是在重擊自己的心臟

像是有一股壓力強壓著自己不斷往後退

但我卻還是奮力想要前進的那樣拉扯著

 

因為我想要堅持住,他

所以儘可能地用力著,奮力著

 

但堅持不住的我,一當鬆開

卻沒想到連眼淚也把持不住

 

 

「我不要……..我不要….」

 

我無預警地大聲地哭了起來

NO這兩個字如此簡單,我卻喊得如此難堪

 

散亂的瀏海因為淚而濕得不好看了,也不在意

因為我只想要他。

 

即使手汗再怎麼狂冒,手再怎麼使不上力繼續緊握

我也不願意放開他的手..

因為我想要的是,他。

 

 

「…不要走……..」

像個小孩,毫無顧忌地在他面前哭了起來

英文也被我說得斷斷續續,肩膀不斷顫抖抽蓄

 

你能想像嗎?

 

下一秒,他就要離開了

 

他要去的地方是他的國家,不是我的

往後,如果斷了聯繫,是不會再相遇的….

 

我們的那些,曾經的那些回憶

時間短得,稱不上酸甜苦辣都有,但卻著實扎根的回憶

 

他曾給過的那些溫柔

那張笑臉

 

會不會,就這樣消失不見......?

 

 

我不要

我不要啊

 

我不要他不見………

 

 

看我哭得一塌糊塗,原先保持著笑臉的他也跟著皺起眉頭來

一個傾身向前,他用著有力的雙手抱著我

抱得很緊,緊得我的淚已經在他的襯衫上濕成一片

 

我聽見他的聲音也跟著哽咽了起來

他說:「我不要妳哭,Amber.」

 

我閉上眼就這樣靠在他的肩膀上

即使他想給我激動的心情一個緩充的地帶

還是止不住我不斷湧出的淚

 

「我跟妳說過的,我們很快就會見面了。」

 

「不要哭。」他輕拍著我的背,哄著

隨後慢慢地把我放開,讓我看著他

 

看見他的時候,

眼淚卻又更放肆了

 

「我怕!」

「我怕你回韓國以後,就消失了….」

 

就像是心中醞釀已久的感情被按下開始按鈕

內心就這麼被醺得一片烏煙瘴氣,卻遲遲退散不去

 

此時,在濃煙中突然伸出一隻手來

當我緊緊抓住後,對方卻突然地放開來一樣的害怕….

 

我怕……

我真的好怕。

 

 

他沒有表情,讓淚洗的氣氛變得嚴肅

但眼神卻是如此如此的堅定

 

我看見他眼中的自己,穿著藍色的洋裝

但頭髮亂成一團的狼狽

 

他的一切就像是慢動作播放

我看見他微微蹲低了他的身體,唇邊扯上一個淡淡的笑容

微乾的唇瓣一張一合地開始說

 

「只要妳相信我,我們就會再見面。」

 

他用雙手抓著我的肩膀

就像是從他的動作不斷地傳來不同的電流

 

就像在我的心上蓋上了一記種重的承諾印章

 

他對我說的每一句話

一直是那麼,那麼的堅定

 

只要我願意相信他

只要我試著相信他

 

他就會回來,回來到我身邊。

 

 

看見我的顫抖有些許好轉,他站直了身子,又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頭

突然,討厭他這樣摸我

因為他現在做的一舉一動,都會讓我更加想念他

 

怕我的妝哭花了的他,

只是我臉頰上的淚水慢慢地抹開

接過他的動作

我用手指滑過下眼瞼,控制住因為哭而稍微暈開的眼線

 

但卻還是止不住下一秒已經預備好的淚

 

他看著我又哭,一個大男人在我面前慌了起來

 

我知道該停了

不能哭了

因為我的心也很確定了。

 

吞了一口每當難過時都會變得黏稠的口水

我再做了一次用手指抹去下眼瞼的淚水的動作

 

艷陽下的輕風吹過,像是想吹走我的難過

睜著紅紅的眼睛,我給他一個笑容

 

一個淺淺地,卻意味很深很深的笑

 

「我….」

「我想看你上計程車。」

我說,向他走進了兩步,主動的握起他的手

 

還是好不捨。

 

 

「不行,你不能看見我走的樣子,妳會哭。」

他用手反覆蓋了我的手,說著

我皺起眉,想問他為什麼但他卻搶先一步說

 

「讓我看你走。」

 

當他說出口,我的眼淚卻又一顆顆地不聽使喚滾了出來

我搖頭說著不要,已經語無倫次 。

 

他沒說話,只是再度用著大手摸著我的頭

像是安撫著我不安的心,也像是給我打了一針定心劑

 

 

「回去吧,Amber.」

 

他說。

先是把我的手緊緊握住後,再慢慢放開我的手

像是在告訴我,他也捨不得我

 

 

即使那時,我的眼匡已經佔滿了眼淚

已經模糊地,沒辦法清楚看見他

 

但我知道,他正在笑著,他正在笑著要我相信他。

 

 

我點點頭,就這麼轉過身

踏出我們分開的第一步

 

「嗚….」我唔著嘴巴,盡量讓哭不出聲

但每當我轉身,都會看見歐霸向我笑著揮揮手的樣子

 

 

我卻又有了新的勇氣跨出第二步

 

第三步

轉身

他還在

 

 

第四步

轉身

他還在……

 

 

 

第五步

第六步

 

第七步

轉身時,他還在。

一樣,寵溺的笑容

一樣,初次見面時那樣朝氣揮手著

 

 

每當踏出越來越多步

就像是回憶湧現一樣不斷地翻閱

在這條路,第一次還不認識時,走過的路

在這條路,笑聲曾迴盪在那雨後的凌晨時分

在這條路,曾經牽著手,他唱著歌

在這條路,我們,來來回回走過好多次

 

在這些時間,

我們說的話、笑容、爭風吃醋、一切,所有所有的事……..

 

 

 

 

在第十步

 

轉身

他不在了。

 

 

 

 

我依舊淚流不止。

依舊痛得難受

 

捨不得,真的捨不得。

 

被現實抽離的那瞬間

卻不得不讓我變得更加堅定。

 

 

因為,

他雖然不在了

 

 

我的心卻早已被他佔據了。

 

我的心,

已經被這個男人的一切,深深的包圍著….

 

 

雖然,面對未來

一切都是那麼不肯定

 

可是我不怕。

 

 

 

 

 

 

因為我的這本書,也已經開始記載了

 

 

他的笑靨,他的溫柔

也記載著對他的悸動每個時刻

 

更記載著好多好多,現在回憶起來

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飛來我身邊的這個男人

這個神奇的男人

 

就這麼輕鬆出現在我身邊的這個男人

就這麼出現在台北捷運上,陪我等車的這個男人

 

真的真的,不管想幾次都覺得好神奇!

 

雖然他現在,正在用英文碎碎念說,為什麼他來了台灣,我接機還遲到

雖然他是在偷罵我,但是我還是覺得好幸福!

 

因為

 

他,真的來了!

 

 

他真的履行他的承諾

他不是說說而已

 

他正站在艷陽地台北101底下,和我喝著台灣咖啡店的咖啡

然後,我們等一下要去見我母親呢!

 

 

你覺得,這些,不神奇嗎?

 

 

 

 

 

嘿,你們

 

看了我的這本書

而你的書呢?

 

 

請就這麼勇敢地

 

試試看吧!

 

 

 

 

如果你

不願意去試試看

 

 

你又怎麼會知道你的這本書

 

會是怎麼樣的書呢?

 

 

 

 

 

「야!빨리 가!」喂!快點走!

歐霸不耐煩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他才剛照完一張仰角的101照片就因為天氣太熱而轉頭向我大喊

說完還指了指我腳邊他的包包,要我記得幫他拿過去的樣子

 

不說了不說了,他在瞪我了啦!

 

「네!!」是!!

拿起腳邊的包包還有提袋向他走去

他看著我,又變了一張臉,是一個覺得我好聽話的詭異笑容

 

 

煩耶,我現在才發現原來他真的有點大男人個性啦!

 

糟糕了,難道我上了賊船嗎…..

 

 

 

喂喂!!!

 

 

 

歐霸!!

 

我 不 是 在 演 韓 劇 嗎 !?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mber land 엠버랜드

Amber 엠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