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霸,我在演韓劇嗎?part7(上海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秒讀訊息的我,只好默默的秒回:「房間。」

但是上海卻沒像我一樣快速的回應,連已讀都沒有。

 

帶著焦急等待的心,我去上了午休後的下一堂課

其實也沒想過我的心意會如此傾向上海,因為我們其實也沒什麼呀

只是剛剛好他是我喜歡的類型

又剛剛好他會說中文

….又剛剛好,那個該死的笑容真的很加分

當我這麼想時,卻也「剛剛好」的遇見正走出辦公室的上海。

 

我抬起頭迎向比我高兩顆頭的他,吞了下口水

其實我想不到什麼話可以講

他像是無處可躲一樣,也無法逃避我的眼神,他說:「妳有寫請假單了嗎?」

真是一個巧妙時機,他卻問了一個正經八百的問題

 

因為明天是突然放假的關係,如果要外出的同學都要寫請假單才可以真的外出,不然還是要按照門禁時間回到學校

「啊,還沒。」我愣著,睜睜眼

於是他帶我一起進到辦公室裡面,拿了請假單給我

肩並肩的過程中,我不小心碰到他將單子遞過來的手

那其實是一個很自然很自然的動作,但是上海他卻笑了!!!

雖然我當下心中滿是髒話,但是又忍不住我想和他有多接觸的慾望

「晚上要吃飯嗎?」我問,他一定不知道我是花了這輩子多大的勇氣

 

上海看著我,接過我寫完的單字幫我投入信箱內,笑著回答我:「嗯,我晚點回覆妳,好嗎?」

 

我………

我被打槍了嗎…….

你可知道我的內心有多崩潰才好不容易的對你主動呀!!

身心靈受挫的我,在悲傷的氛圍下我撐到了放學時刻

卻在教室門口遇到了特別等我的馬克,他只是想和我說,他回到宿舍後會傳訊息給我

我給他一個微笑,要他小心別喝太多,並走回宿舍房間

 

我換了件衣服,拿起遲遲沒有回應的手機,再次傳了封訊息給上海:「你要出去吃飯嗎?」

雖然可能這樣的我會讓他覺得很煩,可是我覺得上海這個人好像就是必須這麼對待。

因為我默默地變成主動的一方。

「我真的覺得上海不好!!」聽完我說的事情後,璇璇氣沖沖地幫我下結論

「如果他喜歡妳的話為什麼讓妳等?是故意嗎!太幼稚了吧?」

我坐在她的床上,沒說話,看著她因為上海而生氣

 

璇璇是一個和我個性很像的女生,因為都是水瓶座的關係,我們的正義感十足,當然罵人也很毒(笑)

在學校的一個月裡,我總是和她分享我的大小事,直到現在,她也是最能夠體會我的故事的人

面對鏡子,璇璇綁著頭髮,轉過身她再次問了我:「妳真的不跟我們去逛街?為了等他回?」

「嗯……」

正當我要放棄時,手機震動傳來訊息聲,上海回覆了。

看我突然高舉起手機的開心反應,璇璇嘆了一口氣後對我搖搖頭:「好啦,妳小心,有事情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我對她點點頭,笑著她雖然討厭上海但還是順著我的貼心

「因為妳想去的才讓妳跟他去的,別怪我沒先跟妳說,我真的覺得上海他沒有很認真。」璇璇在走之前,轉過身再一次耳提面命

於是璇璇和大家離開宿舍以後,我一個人坐在房間內,打開了上海的Line的訊息。

 

「妳今天出去嗎?」

 

「想去吃飯。」我回,他終於也秒已讀了

 

「妳的朋友們呢?」

 

「她們要去百貨吃。」其實是我放棄的

 

「那我們去吃飯?妳想吃什麼?」我終於終於等到他問我了T_T

 

「你帶我去吧,我不知道要吃什麼好?」

 

「妳等我洗完澡,很快。」

 

 

 

於是乎,我和上海就這麼約在校門口見面了

在學校裡面如果要外出的話,必須在校門口跟警衛填單跟領取學生證出去,這樣才可以知道誰在門禁時間內沒有準時回來

 

然後我看見他,穿著休閒的紅色POLO衫,走向我

「走吧。」他用韓文說,笑著

上海笑的時候,很像貓,眼睛總是會瞇起來

我和上海肩並肩前往校門,說實在的我有點彆扭……

不是因為跟上海出去的緊張,而是因為眼前,在校門口的一群人是我認識的台灣女生,而另一群則是每天都會在上海身旁的韓國人

難道我們要跟他們一起出去吃飯嗎?

 

「哇!上海!」

叫住上海的是一個台灣女生,她的名字叫做Renee,是一個個性很可愛,非常能夠融入氣氛的女孩,也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女生

「啊,妳們也出去?」上海對Renee笑了笑,問

突然之間覺得上海真的是在學校一個非常多人注意的人,不管是女生男生,感覺都和他很要好

可是為什麼我就跟他好不起來….

「對呀,你們…..兩個人出去?」Renee先看著上海,然後視線轉向我,再把問題丟給我

我看著上海,上海沒有回答,只是笑著。

看到他的反應我才恍然大悟,所以不是和大家一起去吃飯啊~

「喔,約會!」Renee起鬨的說

雖然除了台灣人跟上海之外,其他人都聽不懂中文,但是她的動作也足以讓我超級尷尬

她用手肘敲敲我的手臂,開玩笑地說:「Amber妳都不講的耶!」

我….我也是今天才真的跟上海能出去的麻T_T….

 

 

直到我們順利的離開了大家的目光,只剩下我跟上海坐在計程車裡

我們要去的地方是菲律賓晚上最熱鬧的區域Mango square,夜店也包括在那,上海說,要帶我去一間他覺得很好吃的餐廳

我點點頭,說不上來的開心

 

然後上海突然說:「這是我在學校裡第一次和女生單獨出去吃飯。」

「是嗎?我以為你很多次。」

我斜眼看著他的側臉,覺得不敢相信

 

「真的。」他的臉突然轉向我,說:「妳是第一個。」

 

「喔…….好……………」

你你你你你你可不可以不要突然這麼認真啊,嚇得我耳根都紅起來的我撇開跟他對上的視線,換我看向前,他看著我的側臉

「妳的鼻子是真的嗎?」

突然,他這麼說,氣氛也突然因為這句話破僵了

「如果我這樣如果是假的,也太醜了吧。」我翻了個白眼,玩笑似的大力捏著我的鼻子

他突然一個伸手過來,用食指戳了戳我的鼻頭

「是真的耶,我一直以為是假的。」

什麼鬼啊,原來他一直在觀察我的鼻子

「我也想去整形。」順著他輕鬆的話題,我輕鬆的說

「為什麼?」他瞪大眼睛問我

「我覺得我的眼睛不好看。」我說,換我轉過頭來看著他

我其實只是想要讓他看看我的眼睛是不是需要調整一下

但他卻像是因為突然對上我的眼

所以被我嚇著了,在第一秒時他躲開了我的眼睛

「我覺得很好看了。」他說

「你們韓國人真的很喜歡整形嗎?」我問,實在很好奇。

「啊,有些人,但是男生不太喜歡女生整形。」他說,因為我的好奇而笑了

我輕聲的喔了一聲,點點頭

他突然笑著,輕聲的說:「妳不用啦,夠了。」

 

嗯…..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輕鬆氛圍又被他曖昧化了,還好司機很厲害,算得很準,再差不多的時間到達

雖然不是到達餐廳的門口,但是也足以打斷了剛剛的話題

「他好像不知道在哪裡,我們下車用走的吧?」

 

雖然剛剛說,這區域是菲律賓最熱鬧的區域,但是也因為最熱鬧,外地人多,所以有很多路邊的小朋友,看到我們比較白的外國人,都會上前乞討

所以這段路程上海十分保護我,也替我擋著那些菲律賓小孩

他不是跟馬克一樣主動地牽起我的手帶我走

而是時不時的抓著我的手臂要我小心東小心西,並且最後直接拉著我的手臂要我跟他走近一點

那感覺不太一樣,比較霸道,但是卻又不是討厭的那種

但也許,他也在試探什麼?

 

就著麼一直到我們走到了餐廳,據上海說,那是一間菲律賓特別有名的餐廳

餐廳人很多,是一間熱帶風情的餐廳,橙黃色的燈光配上暗橘色的石塊地板,菜單上的菜也滿滿的都是重口味的菜色

 

上海說他曾經和很多韓國人之前一起來吃過,很好吃,一直很想再來

「不好吃你打我吧。」他說,中國腔調字正腔圓

聽完他說我真的笑了出來,覺得可愛

在吃飯的時候我們說了很多話,但都是關於我的

他一直很想要知道關於我的事情

 

他聽到我有在工作,好奇地問:「妳不是學生嗎?」他一邊問著我,一邊凍著手中的刀叉,幫我切著肉

「是啊,大學生。可是我也是老師。」我笑著說,這沒什麼,我被問習慣了

「什麼老師?跳舞嗎?」他看著我,猜著

「不是,我教畫畫,教小朋友畫畫。」說著,我拿出手機相簿中小朋友的照片給他看。

「哇,老師!」他驚呼,繼續問:「妳工作很久了?」

順勢,把盤子推了過來要我吃他切好的豬肋排。

「兩年了,一邊當學生,一邊當老師。」

 

接下來的話題,除了我的事情之外,他也和我分享他在上海念書的事情

只要我問什麼,他都說

而他問我什麼,我也一個個告訴他,關於我的事情,沒有所謂保留什麼,就算是交朋友,也是要說這些的

 

依稀記得吃完飯後的時間還很早,所以我們決定到最熱鬧的街上去找間酒吧繼續聊天

和上海在一起的時候,可以主動地開玩笑,酸他,這是和馬克在一起的時候我沒做過的

原本只是一人點了一杯啤酒的我們,不知不覺隨著live band的起伏,也喝得越來越愉快

他告訴我,他以前還在韓國的時候,在水上樂園打工,只是為了要看女生穿比基尼

當我大笑他的低級時,他會用手指輕捏我的臉頰說:「妳說什麼?」

我也告訴他我在台灣大學裡面的科系跟每天在做什麼,一點一滴,交換著彼此的情報

 

「來到菲律賓以後,我做了好多我以前沒做過的事情,像是zip-line….」我說,分享著我來到這裡唸書後去的地方。

zip-line是一種類空中懸吊的設施,讓你從這一座山,只靠著一條繩索滑到另一座山,沿途你可以看到山谷的風景,當然,也算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設施

「妳玩了?」他瞪大眼睛,問

「對啊,你沒去玩嗎?」

「我…..」他突然傻笑了起來,原來是因為他不敢呀!

「…..你,你該不會連蟲子也怕吧?蟑螂?」我試探著他,發現上海的弱點了

「怕…..」

 

「天啊,你不是想像中的歐霸!」

我大笑說:「欸欸!歐霸不是都要天不怕地不怕嗎?」

上海馬上反駁:「喔,妳們女生都把歐霸想得太偉大了!以為每個人都是都敏俊嗎?」

現在想起來,這句話真的十分中肯,不是每個人韓國男生都是韓劇裡面的多金又帥又厲害的歐霸,大家都有自己的一面

 

因為我笑他,所以他氣得伸出手指戳了戳我的腰,想讓我止笑

但我真的笑到不行,不知不覺因為這樣的距離越來越靠近了。

當下的我覺得,終於,上海在我面前更加真實了。

 

 

他被我笑得臉紅紅的,突然把我剩下一口的酒拿起喝完

他揚聲又向櫃檯叫了兩瓶啤酒來,並幫我夾著冰塊

 

「其實,我上次說馬克不是好人,是因為生氣了。」他突然說

「生氣什麼?」我看向他,才發現我和他卻只是一個手掌的距離

「因為是我先說我想和妳出去的,結果馬克卻搶走了妳。」

傻眼,所以現在表示,你們大韓民國是先預訂就先贏嗎?

「你和誰說?」什麼?你先跟誰說?

「全部的韓國人。」他說,表示肯定。

肯定是喝多了他肯定是喝多了

心中唸著像是阿密陀佛一樣,然後他又說:「所以我很生氣, 馬克他都要回去了。」

因為喝多了,他的眼睛常因為笑而瞇成一條線,腔調也越來越嚴重

「我們只是朋友。」我說

「真的?」

我點點頭,看著他

 

而在下一秒,上海伸出他的右手

別於剛剛的肢體接觸,他摸摸我的頭,像是在摸小孩一樣的溫柔

然後,又對我笑了。

放下手後,他把手放在我後面的椅子上,沒有碰到我,但從前方看過來,像是環著我

「而且啊,在學校裡,馬克都說著他跟妳出去的事情。」上海發牢騷似的說著,眼神還是看著我,好近

「啊?他說?」

「然後,他又比我先和大家說他喜歡妳啊,所以我才沒辦法約妳。」

他說著,一邊把原本帶著的手錶拆下來,轉轉手腕,手又繼續落到我後面

……我真的快發瘋了。

 

 

「…..所以呢?」

「所以我才對妳說他不是好人,因為他聽不懂中文。」他喝了一口啤酒,對我說:「他明天要走了,所以不算了。」

…….原來是這樣啊。

看著上海疑似酒後吐真言的跡象

在上次馬克的事情之後,我學會了,當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

只好起身去化妝室逃避一下這氛圍

於是我起身,去完廁所後再回來,開啟新話題:「我明天要出去玩,要去看Whale Shark!」

在菲律賓的浮淺賞鯨鯊是著名的事情,我想他應該去過了

但其實我是想問

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

 

當我要問的時候,他卻說:「好好玩吧,我明天也要出去。」

「是嗎?那麼你週末有事嗎?我們找到一個很特別的小島,要去兩天一夜。」

「我…..」上海想說些什麼,但卻說出來的又是他像是上午一樣的回答:「我不一定,假日我原本有約了,我問問看我可不可以不要去?」

「你不想跟我去嗎?」藉著喝了點酒的撒嬌攻勢,似乎有效

「我想啊….」上海看著我,突然伸出手捏了我嘟起的嘴巴,說:「我問問看吧?」

好吧好吧,算了

反正他打槍我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就這樣先放著吧

當我放棄的時候,那瞬間,不知道是真的韓劇劇情還是怎麼樣,竟然下起了雨來

而最慘的是,菲律賓只要一下雨,都會變成超。級。豪。大。雨

打消繼續聊天念頭的我們一起離開了酒吧,站在門口,我問他我們是不是要跑過去搭車比較好?

但上海卻用著他的右手壓著我的頭,把我環入他的懷裡,就這麼戲劇化的幫我遮著雨一起跑向計程車站

 

靠,我真的在演韓劇嗎?

但是事實證明,我不是韓劇女主角,即使是這麼這麼浪漫的舉動,我們都還是很慘

他開著車門,把我拉進計程車裡,那時,我們的手已經不知不覺地牽在一起了

 

他笑著我因為雨淋而頭髮全濕了,我笑著他剛洗澡完又要再洗了

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即使是在濕搭搭的計程車裡,都滿滿飄著甜甜的味道

 

 

「好後悔沒早點認識妳。」

 

他說,雨下著,手牽著

 

我們就這樣子,自然地,聽著雨聲,沒再講話了

 

 

一直到計程車開進學校裡

 

我看見馬克撐著藍色傘,站在門口

他看著我,等著我。

 

 

 

 

…………

我可以退出這部韓劇嗎…………

拜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mber land 엠버랜드

Amber 엠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